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3, 2018的文章

教育班長可能認為我是變態。

教育班長可能認為我是變態。
第一次上成功嶺是專科三級年升四年級,滿十八歲不足十九歲。
上成功嶺的一切都很欣鮮,能夠離開溫暖的家和深愛我的家人,
遠赴台中烏日成功嶺,心中整個爽到不行。
不論是出操、集合、無聊的唱軍歌、踢正步、答數,
享受那種第一次體會到的完全不自由感,無法自己決定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睡覺,
真的是滿特別的經歷,相對於專科生的自由而言,產生了強烈的對比,這帶來心智上的豐富。

記得第一個星期某天晚上,部隊用完餐後,分配到洗連隊餐盤餐碗的任務,
在長長走廊旁的洗碗流理臺上,
那傍晚的涼風,
一邊洗疊高高的餐具,一邊欣賞大操場、整排的榕樹、弟兄吃完飯後到中山室集合的樣子。
過一段時間,
教育班長走過來檢查,他可能看到我洗碗漫不經心,又洗很久。
班長拿起我洗過的鋼碗,用一種很大聲語氣對我說:「為什麼你洗過之後,碗上面還有油油的感覺??」
他一邊講,一邊用手指頭摸碗裏面,再搓搓手指,感覺很油的樣子,班長很不滿意。
我語氣平淡、微笑的說:「報告班長:為什麼油,我不知道??」班長表情呆住,他沒看過新兵鎮定回答這麼白痴的話。

回過神後,用很大聲的口氣說:「你混很大喔~~~再給我混試試看!!」
我用肯定的語氣說:「報告班長:是,我會再混!!」倆人一時沉默,班長不知怎麼接下話。
他淡定下來,聲音平淡的對我說:「那你再把碗好好洗乾淨。」
我用一種愉快的語調笑著回答:「沒有問題~~」
班長默默的走開了,去找其他新兵。

一個星期後,可以打電話回家,在電話中對媽媽說,成功嶺的教育班長不僅會生氣,還會大吼大叫,很好玩喔,他們很容易被激怒,心智很單純,很好相處。媽媽在電話另一頭嗯來嗯去的,不知怎麼回話。

接下來的四個星期的大專集訓,發現班長對我的態度都好好。
在班長向連長的推薦下,我當上旗兵,在部隊行進時,負責在前面拿軍旗。

後來我才知道,教育班長會在新兵到成功嶺的第一週,給新兵下馬威,故意刁難新兵,讓他們接下來的訓練更聽話。
不過在我的眼中,教育班長像是在演戲一樣,而我只是其中一個演員。
當演完班長帶新兵的橋段後,成功嶺大專集訓的四週,就成為一段未來回憶的戲碼。
人生,就是不斷的演戲,
幸福,就是認真的演戲,適時抽離劇本,跳脫劇本的安排,讓大家體會不一樣的新劇情,也是不錯。

後記:其實我不是那種在意別人對我的態度和看法,我比較在意的是,不論任何人對我的任何看法,如何透過自己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