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8的文章

體育館的高空拍照

圖片
體育館內部屋頂最上方有二層走道,稱之為貓道,主要目的是做屋頂工程施工時,工程人員走的便道。
十六顆無線網路基地台是佈在最內層(最上方)的走道上,因為故障維修的關係。
搭電梯、上簡易樓梯,再爬上最上層貓道,穿過伸手不見五指、漆黑難辦的屋頂內側走道,就可以到最上層貓道。
很幸運的是,任何人只要走過這一段,
就會體會到過去一生,所玩過的雲霄飛車、大怒神、高空彈跳,一點都不刺激。

由於設備平均分佈在貓道上,遶行一整圈檢查設備是必要的工作。
一邊走,一邊往下看,細長的走道晃的很厲害,
我想全部體育大學的師生,一定很好奇從體育館正上方看下去的景觀是如何的壯闊。
努力找幾個角度,盡量拍好看一下,雖然手一直發抖,但二手相握,還是可以穩住拍照的手機。
好巧不巧,偏偏在這時都有廠商打電話給我,討論事情,接了四通電話。
希望他們沒有聽出我嚇到發抖的聲音。
大約快檢查並走完全程時。
我仔細的看一下貓道,驚訝的發現,原來貓道很穩,不會一直晃,
是因為我的雙腳,一直在發抖,誤以為是貓道在晃,真是見笑了。

再和大家分享這難得的照片:體育館的高空拍照。





一台超大連結車撞上機車

圖片
今天早上在校門口外,發生一起車禍,一台超大連結車撞上機車,不論誰對誰錯,都是撞到了
昨天在校園內,也發生一起機車車禍,廠商經過拍張照片傳來,
騎車騎久、車子開久,難免會發生小車禍小擦撞之類的交通事故。
學校外圍因為有科學園區建築工程進行的關係,常常會有大車經過。
學校內圍因為有交通要道通往迴龍,所以下班和上班時段,會有外面上班下班的機車車流經過。
可能導致交通事故發生的機率增加,
大家騎車開車還是要小心。




女性朋友,很建議看這演講影片-關於情緒的起源和控制。

女性朋友,很建議看這演講影片-關於情緒的起源和控制。
我們都知道,大多數女生相較於男生比較情緒化「一點」(怕得罪太多人,所以用一點)
幾百年來,大多數人都認為,人有一種情緒按鈕,只要被觸發,就一定要爆炸。
而情緒是每分每秒都會有,情緒品質大大的影響生活品質。
這位講著是「情緒研究的科學家」有二十五年以上的研究經驗。
透過科學實驗的方式,當她在實驗室的實驗中,
證明原來情緒是「對未來的猜測,而非對事情的反應」
她自己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但科學研究就是這樣,實驗證明這是事實,就是事實。
全世界任何一個相同的實驗計劃都可以得到一樣的研究結果。

如果妳和我一樣,極度重視心情、心理品質和生活質量的話。
可以花十八分鐘的時間,好好看這則TED演講,我己經看了四遍以上(平常TED我只看一遍)
人與人的關係很奇怪,我們沒有辦法經常在一起相互扶持,但可以透過網路,傳遞有價值的訊息。
那有看和沒看這則TED演講,未來差別在那裏?

(沒看的推測)如果沒有看影片的朋友,將來的想法還會停留「情緒是不可控制,當我情緒不好時,都是外在一切造成的」情緒控制權是在外面,不斷不停的受他人擺佈。

(有看的推測)有看演講的朋友,建立起情緒是完全可以控制的正確觀念,外在的刺激造成的情緒反應,是自我大腦所產生。一切操控在自己身上,責任在己,慢慢的學會自我情緒控制,未來的漫長人生,享受更高的生活品質。

我覺得我們都是很平凡的人,沒有人真的聰明絕頂到足以改變世界,但是可以選擇正確的路,透過聰明的科學家演講,來改變自己,進而改變未來。
所以,我的選擇是看這則TED演講,進而改變我的未來。

TED講題:
你並非受情緒所擺佈-是你的大腦創造了你的情緒。(Lisa Feldman Barrett)
內容簡介:
你能不能看著一個人的臉,就知道他們的感覺是什麼?每個人對於快樂、傷心、焦慮的體驗都一樣嗎?情緒到底是什麼?在過去二十五年間,心理學教授麗莎.費德曼.巴瑞特解析面部表情、掃瞄大腦、分析數百篇生理研究,來了解情緒到底是什麼。她分享了詳盡的研究結果,並解釋為什麼我們對於自己情緒的控制程度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高。

影片連結:https://goo.gl/23pXG9

休假開車載爸爸,從台北到桃園八德阿嬤的娘家,

圖片
休假開車載爸爸,從台北到桃園八德阿嬤的娘家,
爸爸小時候三四歲,就常常在這裏玩。
我小時候三四歲,爸爸也常常帶我到這裏玩。
每次去的路上,爸爸都會說爺爺奶奶走頭無路,被趕出門,沒有房子住的時候,就是阿嬤的兄妹收留他們,全家住在豬寮整理出來的屋子,一家六口,擠在小小的豬寮裏,過好幾年的生活。
然後爺爺每天騎腳踏車從桃園到台北教書,天天來回。(聽起來像神話)

傳統的三合院和幾間平房,坐落在一大片的田野中央。
我小時候的印象中。
幾十年前是如此的風景;現在也是如此的。
依兄妹順序,
先去拜訪阿嬤的二哥家,92歲。
再去拜訪阿嬤的弟弟家,85歲。
最後拜訪阿嬤的妹妹家,80歲。
鄉下地方,很少人會去探訪,因大人上班、小孩上課的關係,顯得有點冷清。
長輩看到我和爸爸二人來訪,很是開心
他們說:看到爸爸,就像看到往生的爺爺一樣開心。
他們說:爸爸越來越像爺爺。
每一家都會問我的工作、孩子、再問到我年紀的時候。
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說(台語)
「你41歲啊,時間怎麼過這麼快,你還是孩子七八歲的時候,四處棒尿,又去踢狗。」
「今年己經41啊!!」再補上一句年紀。
他們講的,我都還有點記得。
我也趁機問問長輩,爸爸小時候是不是和現在一樣很淘皮欠揍,大家聽了都笑笑點頭。
畢竟他們都有看過爸,穿尿布走來走去,到處惹事生非的欠扁樣。
回到家後,
媽媽說,阿嬤的兄弟,在我們結婚前,一群人去台南善化提親,都和你一樣年紀,四十來歲。
每一個人講話風趣、很得人緣。
媽媽說:等我到他們年紀的時候,也會和他們一樣老邁。
他們四十來歲時,無法想像自己會活到八十幾歲,因為他們四十歲的年代,極少極少的人活過六十歲。
覺得長輩的壽命,被自然壽命約束,八九十歲的生命,就像被死神拖住一隻腳,隨時準備進棺材一樣。
每年一二次的拜訪,算一算,也剩不到幾次的機會了。
時間帶走每一個人,
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時間,顯得很愚蠢。
希望自己不是那樣愚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