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門抓到大金門游過來的逃兵,當場槍斃

阿兵哥前胸挷一個浮筒,背後再挷一個浮筒,從大金門海邊下水,準備順著海流飄到廈門投誠。
在海上飄了一段時間,上岸後以為是廈門,馬上對岸上的守軍高舉雙手,睜眼一看。
守軍帽子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才知道自己上錯岸了,上到了小金門。
小金門一個師,該岸的守軍連長,抓到大金門來的逃兵,營長、師長都不用向上報備了。
當場在海岸邊直接槍斃,就地正法。

大小金門任何一個阿兵哥失蹤,逐層上報後,全金門發佈「雷霆演習」這個演習的目的就是找出失蹤的阿兵哥,不論是死是活,死要見屍,活要見人。
所有金門部隊除了必要的留守人員之外,全軍禁止休假,全員投入演習,在沒有找到人之前,
「雷霆演習」不會結束,白天夜晚都要找,二三個人負責一小塊事先分配好的區域,
平均散佈在全大小金門所有的土地上。
就算是糞池要去翻開來看。
如果找到人,全金門的阿兵哥才能回營區睡覺休息。
偶而廈門會廣播:「蔣軍官兵弟兄們,你們部份的第x師第x營第x連,階級xx陳xx己經投誠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懷抱裏,你們不用再找了。可以好好休息。」
此時,聽到這樣廣播的金門守軍,高興的不得了,因為可以休息了。

我問他,這樣的情況應該很少見吧,國軍投誠到對岸共軍??
他說:「亂講,常常發生好嗎??你們現在都不知道了。民國67年到69年,我當兵的時候,三不五時就會有一兵二兵要游到對岸投共,有時連連長都投過去,只是台灣的報紙都不會刊出來。」

「在金門,晚上偶而會聽到碰!!碰!!一聲、二聲的槍聲,就知道又有人死了。」
「有一年底,全師一萬多人,我們整個師一年只死了98人,是大小金門六個師中,死最少人的,被列為模範師。」
「你想想看,才98個人死,是最少的,其他五個師要死多少人?」
我很好奇的問:「98個人是戰死的嗎??67年後,不是己經沒有打戰了嗎??」
他看我完全狀況外。
「不是,不是一次死98人,是一整年的時間。」
「那個時候,金門大大小小陣地,每一個阿兵哥都是帶實槍實彈,有時候吵架衝突、外省兵看不爽台灣兵、或是和連長打架吵架一大堆有的沒有的問題。阿兵哥情緒一來,直接開槍射人。」
「有一次一個晚上死十幾個人,阿兵哥和連長為了休假問題發生衝突,晚上大家睡著後,越想越不爽。拿槍進營房對睡在連通鋪的一整排弟兄掃射。那一次死最多人。」
「後來這些屍體,就像生營火的木材一樣,井字型的一個一個往上疊,推到火葬場裏面放油一次燒掉,燒完之後,堆在上面的都燒成灰,下面的骨頭比較完整,撿骨的時候,就隨便一把一把的抓,放進骨灰罈裏,運回台灣給家屬安葬。」
「這些事情台灣的報紙絕對不會寫,我們在金門當兵遇過這些事,所以都很清楚。」

在行政大樓與志清湖之間,遇到排班客運司機,在等發車,一時閒聊,他告訴我民國67年到69年,在金門當三年兵的經歷。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Google表單與工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