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8, 2017的文章

爸爸逃走了~~~

圖片
晚上九點到客廳陪爸爸,媽媽擔心他一個人在家,沒有人照顧,七點多就催我快點去陪著他。
爸在看金馬獎的頒獎實況轉播,我沒有看電視的習慣,一時沒事,二人就邊看電視邊聊天。
爸看到電視裏的明星群,
爸有氣無力,坐在椅子上的身子挺不直,看著我,有感而發的說:「我在中華電信四十幾年,每天都很努力認真工作,那時候也是很輝煌,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是空,都是過往雲煙。」
確實,人過了六十五歲,回想過去三四十年的工作,都會覺得是一場空。
生病的爸爸,一定更覺得到了人生的盡頭,我常常會想「知道自己的生命快結束是什麼感覺??」

金馬獎轉播不是我的菜,有點看不下去。趴在繡學號的裁縫機上睡著了。
醒來後,發現爸爸不見了,不知道他跑去那裏。
我去找也不是,不去找也不是,不如就在客廳繼續看金馬獎的節目。

不久媽媽回到家,問我爸爸去那裏??
我說不知道,他可能逃走了~~~去外面透透氣。
媽有點生氣:「你爸跑走了,都不會緊張。」
「會啊,但是後來想想,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轉念後,就繼續看金馬獎節目。」我一副樂天的說著。
媽要我快點去把爸找回來,正當我準備出門時,爸打電話來說他在保安宮對面。

遠遠的看到爸爸一個人就站在孔廟和保安宮的大馬路人行道旁,靜靜的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人車。
走近後,爸爸望向我,對我笑一笑,猜想他應該知道我要虧他什麼話了。
「爸,你花了120萬元做大腦手術,讓你可以行動自如,就為了可以「站」在大馬路上看車。會不會覺得太浪費。」
「你不懂,「坐」在輪椅上看車和「站」著看,感受就是不一樣。」
黑夜裏,大馬路旁,二人一來一往的對話,都笑成一團。

不久,二人邊聊邊回家,想想這到是極少有的經驗,希望手術的效果越來越好。
這樣晚上就可以把爸爸接走,遠離媽媽,讓媽媽有個喘息的時間。
當然我還是希望爸爸晚上不要離開媽媽,這樣我才有機會發揮我的三寸不爛之舌,瘋狂的說服爸爸離開媽媽。
如果一切都很順利,那就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