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4, 2017的文章

電話裏傳來大聲又緊促的聲調:「哥哥,你快點回家,王永如出事了。」

圖片
回家的公車上,後方一位約十歲的哥哥,和他妹妹二人指著窗外的招牌,一字一字的說出招牌上的文。
妹妹剛學字,懂的不多,哥哥聽到妹妹發音不正確,就發出正確的音,讓妹妹知道。
一來一往、童言童語,很有意思。
這公車角落的一景,讓我想到小時候,也和大妹一邊搭公車一邊看窗外招牌玩語詞接龍。
公車到站,下車走回家的路上,接到小妹的電話,電話一接通,電話裏傳來大聲又緊促的聲調:「哥哥,你快點回家,王永如出事了。」
大妹出事??會有什麼事,電話中問了也沒回答,趕緊用跑的回家。
大妹側躺自己房間的床旁,從床上掉下去昏迷不醒,呼吸很大聲、現場一片無法言喻的慘狀、不知如何描述的景像。
強烈的味道、濃稠的液體、混亂的房間。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預計大妹有一天會昏倒送醫的這一天,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快,這麼年輕,四十歲的年紀。
救護車和消防人員都出動,我和八位大漢把大妹從四樓的樓梯抬到一樓大門。
急診室外漫長的等待,簽了十幾張的同意書,醫師從急診室的自動門走出來,出來告訴我們要選擇放棄急救還是開刀,
電話中的家庭會議,一陣討論,無論選擇那一條路,最後都有97%的機率,成為植物人,
重視自己外表、身材、重視別人看法,喜歡出國旅行,從小一起長大的大妹,未來要一直躺在床上,受人照顧。
媽媽在心理不斷的煎熬下,決定開刀,取出腦中血塊,不放棄救自己的女兒。

徹夜開刀房外,六個小時的等待,推出插滿管線的大妹,進加護病房。
從醫生在加護病房外,針對大妹的腦部斷層掃瞄圖,醫生熟練的語調告知大妹的病情。
確定右半身六個月內無法動彈,六個月後也不確定,
大腦語言區的破壞,永遠無法聽到聲音、無法理解別人講的話、無法表達自己的意思。

這就是「真實的人生」,一場有生有死、有傷有亡、有相聚的歡樂和離別的無奈、有痛有苦又有樂,
這一天多的時間,一直回想過去和妹妹生活的點點滴滴。
妹妹終身無法再正常活動,就在她四十歲的這一天。
如果她在十四歲、二十四歲、三十四歲時,知道自己四十歲會變成這樣,她會做什麼樣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