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11, 2017的文章

「爸,你大腦開刀如果失敗會怎麼樣?」爸吃晚餐聽到我講這句話。

「爸,你大腦開刀如果失敗會怎麼樣?」爸吃晚餐聽到我講這句話。 一隻筷子從他手上滑了下去,爸是沒有能力撿起來,我直接補一隻筷子,插進他拿筷子的手裏,讓他握牢。 爸穿一件破破的藍色薄外套,整個人身子彎一整個背,左手吃力的拿著碗,右手拿一雙筷子,這碗飯,不知道要吃多久才能吃的完。 掉在地上的飯粒、滴在褲子上的口水、爸抬不起頭,總是低著頭,露出那稀疏的頭髮、外圈是染過的黑髮,內圈一環是長出來的白髮。 我不禁會想,這會是未來的我嗎??
既然大腦要開刀,總是要做最壞的打算,爸總是樂觀的面對,手術可能失敗的問題,爸接著說:「手術室外面,護士會對手廊大喊,王澤生的家屬是那位,很抱歉,你們親人的手術失敗,離開急診室後,建議你們直接將他,送療養院過完所剩不多的下半生。」 看著爸爸一句一句的吐出這些他想像出來的景象,覺得好氣又好笑,他試著緩解我的擔心和憂心。 我則試著說些安慰的話。 「爸,你應該覺得慶幸,整個人類五千年來的歷史當中,只有最近十年,只有在文明國家、只有在醫療發達的先進國家,像你這樣的病人,才有機會打開大腦,插上二顆天線,再加上一顆電池,三不五時電你,才能治療巴金森氏症,以前這樣的病都是沒救的。」
「爸你知道嗎??也只有最近幾年,你大腦開刀通電的成功機率和割盲腸一樣,你有沒有覺得自己生活有現代,是很幸運的一件事??」爸媽聽到我把大腦開刀和割盲腸一起比喻,都笑了,確是事實。
「爸,你有聽過天線寶寶嗎??當你手術成功後,大腦插了二根天線,就會和天線寶寶一樣,會發電和通電。」爸笑到歪了一邊,口水又滴下去。他吃力的說著:「我都還沒有開刀,就變成你陶侃的對象~~」
「亂講,我很擔心你??那你們再猜猜看,天線寶寶和你開完刀後的天線有什麼差別嗎??」爸媽可能不清楚,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等他們回答,接著說:「天線寶寶的天線是插在頭殼上面,爸,你的天線是插在頭殼裏面。」 我一邊講一邊雙手比出食指,往自己頭上插,爸媽看到逗趣的樣子,都笑出來了。
希望手術一切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