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9, 2017的文章

世大運比賽場地的中華民國的國旗

圖片
今天上班有感動到,騎機車上青山路,準備到學校上班。
在青山路等第一個紅燈時,我一直有看天空白雲發呆的習慣。
就看到林口合宜住宅的四棟建築上,懸掛好幾面鮮紅色的中華民國國旗。
一開始我沒有會過意來,想說怎麼以前經過都沒有看到,今天快三十家不約而同的掛國旗上去??
後來才知道,
原來是世大運的關係,世大運的所有場館和比賽場地都不能懸掛中華民國國旗。
而林口合宜住宅總共有四棟,這四棟都面向體育大學的世大運比賽場地,
讓來參加比賽的世界各國選擇,可以在離開體育大學校門時,看到國旗。
覺得合宜住宅的住戶真的太貼心了。
大家這幾天經過校門口外面不遠處,可以看看這些散落在大樓不同地方的國旗。

當然,再補上一張照片,是世大運綜合體育館游泳比賽決賽當天晚上,一位高挑長髮短褲的正妹,把國旗當披風使用。
好殺啊。太殺了,只敢拍正妹的背影,正面請自行想像。







當我知道「年金改革」是永遠不會回頭的路,退休後的乳酷,不可能再回到從前。

「誰搬走我的乳酪」在1999年出版,就受到很多人的歡迎,
那一年民國88年,電子商務這個概念才剛形成,但網路速度、技術、和使用人口極少。
這本書就靠口耳相傳、各單位推廣,越來越多人看,完全無網路行銷,
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成為一本暢銷書。
在早餐店的書櫃上,也有一本「誰搬走我的乳酪」來吃早餐時,就翻翻這本書。
當年閱讀這本書是23歲,現在閱讀這本書是41歲,相差十八年,感受自然不同。
回想這十八年來發生的事情,想當然爾和書上所說的一樣,「本來應該是你的乳酷,未來不一定是你的」

我有一位朋友,總是在尋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他認為,只有穩定的工作,才能安安穩穩的過一生,
他常常對我說,好想考上正式的公立學校老師,雖然他現在高雄鄉下當一年一約的老師,一個月收入約五萬元左右,
他說:這也算穩定和高薪,但還是沒有公立學校老師穩定。
但其實我瞭解「絕對穩定」是不可能也不存在的。這點和「誰搬走我的乳酪」這本書所說的一樣。


在體育大學工作,有一部份的學生畢業後,會去考教師檢定取得教師資格,並透過教師甄試取的公立老師的資格。
成為真正的公務人員體系一環,這確實是「相對於」九成五的私人企業工作,
穩定十六倍有餘的安定、三倍的薪資、和無法比擬的福利。
這樣的觀念是整個臺灣社會公認的。
不然不會每年有幾十萬人,輪翻排班的去考公職和國營事業。

我自己本身也是在91年考上公職,十四年來的工作,除了穩定的工作之外,還有生活中最寶貴的「準時下班」
讓整個生命都多彩多姿,
不用一天十小時以上,每月每年長時間加班,當一位人人稱羨的「長時間加班型人生勝利組」之資訊網路工程師。
生活中的時間應該掌握在自己手上,這樣一生僅能擁有一次的生命才能豐富,而不是在辦公室渡過,失去或壓縮其他所有。
相較於那位想當公立老師的朋友,相形之下,確實比較穩定有保障。
但是在我的思考模式和百年的時間框架上,公務人員的工作也是沒有保障的,只是相對有保障,不代表一生都有保障。

「誰搬走我的乳酪」這本書的精神就在此,一切都會改變,
在同一個地點一直等待「永遠不會再出現的乳酷」是大多數人所擁有的選擇,
少部份人會穿上跑鞋,離開舊地,往外面不斷的嚐試,直到成功為止,當然大部份人還是待在原地。

年金改革就是最好的例子。
當我知道「年金改革」是永遠不會回頭的路,退休後的乳酷,不可能再回到從前。
默默的,我又穿上我的跑鞋,下班後,開始往外跑,想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