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4, 2017的文章

爸爸全身赤裸的躺在浴室前的走道上,

爸爸全身赤裸的躺在浴室前的走道上,
接到電話衝到二樓開門一看到,就是這樣一個景象。
心裏一緊張,趕緊問爸有沒有怎麼樣,爸說還好,洗澡洗到一半沒電,就不能動了,好不容易爬出浴室打電話。
我還是不放心,右手比出ya的手勢,問在地上的爸爸說:「你看看我比幾隻手指。」
爸吃力的說出二,我馬上改成三隻手指,然後搖搖頭說,你沒救了,我明明比三你說二。
爸平躺在地上笑了,
「你知道厲害了吧,誰叫你在我小時候,常常跟我玩這個遊戲。」我一邊用雙手把爸拉起來,一邊唸著他。
爸其實心裏知道,他慘了,等會會被我一直唸到可以寫文章的程度。
拉爸坐起來其實不容易,還要再拉他站起來,站起來之後,還要等他有「勇氣」往前走。
這個動作經過了約十分鐘,爸終於站了起來,扶著為他而設的走廊扶把。
然後就是等,等爸爸的「勇氣」上來之後,他才能跨出第一步,往前走進浴室。
在等的同時,爸爸的心裏不好受,不好受的原因不是他行動不便,而是他會覺得耽誤了我的時間。
爸什麼事情都想要自己完成,他覺得如果生活要靠別人協助會很不自在。
因此我在他的旁邊,一直等他抬起腳來往前走,爸會覺得過意不去。 當然我也會利用這點,唸一下爸,說你明明有電可以行動自如的時候不洗澡,一直看那種只要抬頭就可以完成的活動=看新聞、看youtube、看報紙。
就是要快沒電的時候,才到浴室洗澡,
這不是折磨人是什麼??
為什麼你要在「有電的時候,做沒電可以做的事,在沒電的時候,做有電可以做的事。」
這根本是逆天行道啊!!! 爸還右手扶著浴室前的把手,頭低低的抬不起來,整個身子彎彎的,還是全身赤裸。
爸爸左手緊緊握著我的右手,可以感受到他很怕鬆手,會再跌到。
莫約十來分鐘過去了,爸爸終於跨出第一步、再第二步、第三步,用很緩慢的速度走進浴室,
整個身子靠著洗衣機,我則拿蓮蓬頭幫爸把整個身子從背後沖乾淨,
很仔細的沖,也很仔細的看著爸的背影,站不直而駝背的身驅,抬不起來一直低低的頭,胖胖的肚子、細細的雙腳、沒有太多戶外運動而從頭到腳都雪白的身子。
感觸良多。
在我體育大學的辦公桌上,
有爸爸媽媽二十來歲結婚的照片,
有爸爸快三十歲時,用偉仕牌機車載我和妹妹的照片,
有爸爸和爺爺在店門口合照,
有爸爸二十歲當兵穿軍服時,拿長槍,笑的很開心的站在岩石上的照片。
轉眼一看,快七十歲的爸爸和年輕照片裏差好多,時間把爸媽變老了。 沖完身體,用毛巾仔細的擦爸的背部,再讓他擦自己前半身,再帶他走出浴室門口。
這是柏金森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