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上的二難」:維修學生的房間網路或是門禁系統網路。

幾天前答應幾位住宿生星期五下午去修網路,他們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五,結果我都沒有去處理。
遇到「道德上的二難」,要去修,遵守對學生的承諾,還是不去修,處理更難解決的宿舍門禁網路問題。
宿舍C棟的門禁系統,因為宿網調整的關係,導致不能使用,發現問題後,己經處理一次,沒有成功,和廠商討論後,星期五下午一併去處理。
宿舍A棟的門禁系統,本來好好的,突然就不能連線。對於什麼系統都連上網路的時代,理所當然資訊中心也要去處理一下,看是不是網路的問題。

先去管理室借了四個學生房間、地下室、大門卡的KEY之後,就先去地下室處理C棟的門禁,在悶熱窄窄、小小的機房裏面檢測,發現是訊號轉換器當機,拔掉電源,再重新設定IP就搞定。

再去處理A棟的門禁,簡單的測試一下,學校提供給門禁系統的網路是正常的。
A棟三樓交誼廳,天氣好悶熱,滿身大汗,上衣都溼了,不斷的插線拔線、設定筆電的ip位址,搞東搞西。

但不論怎麼調整網路設定和連線方式,就是無法連線到門禁系統的訊號轉換器,重開機也不行。

道德問題就在這個時候發生。

大可直接告訴廠商,是他們的訊號轉換器有問題,請學務處宿舍管理室的同仁請他們來處理。我再去處理安排好的學生房間網路問題。
時間是足夠的,離下班前還有一小時半,處理四個房間通常沒有問題。
但我也有能力協助學務處和門禁廠商,解決A棟門禁系統的問題,讓門禁正常運作。

當下我想了一下,門禁系統影響的是全棟宿舍的學生,而四位房間的學生只是影響到他們星期六日不能上網。

基於「兩害相權取其輕 兩利相權取其重」
當下決定還是處理A棟宿舍門禁問題好了。
接下來就是在悶熱的環境、大汗如雨的環境中,解決門禁問題。
在經過測試、不斷和廠商工程師通電話後,得到結論,門禁訊號轉換器掛掉,重開機沒有用,只能重新「RESET」後,再重設。
按RESET鈕需要一根針,問了二間住宿的同學,找遍他們的房間,他們即沒有針、沒有牙線、沒有迴紋針,現場沒有任何工具可以刺下設備上小到不能再小的RESET鈕。
十幾分鐘還是找不到,但是我不會放棄,放棄問題不是我的風格。
滿身大汗的情境下,還真的很懷念待辦公室吹冷氣工作的時光。

一直在腦中想,如果我是百戰天龍的馬蓋先,會怎麼做。
在垃圾筒裏面看到一雙衛生筷子,折成二半,用尖的那一端刺下RESET鈕,看燈號閃爍的方式,就知道重新設定成功。(如照片)
再用預設IP連進訊號轉換器,重新設定IP,電話中廠商在連端看到A棟門禁刷卡機連到系統,運作正常。
終於完成收工回辦公室。

------
回到辦公室剩不到十分鐘下班,再忙一些公文和ISO27001稽核文件的準備下班。
手機接到學生的電話,電話中,她說「老師,你不是說好下午,要來處理我房間網路的問題嗎,我一直在等,都沒有離開。」
很不好意思的解釋因為處理門禁系統,沒有時間去解決你房間的問題。
她的口氣很生氣又無奈,因為忍受了一個星期沒有網路,就為了等待這個下午網路通後,星期六日可以上網。
只好再等到星期一下午,才有辦法去處理了。
人生就是二難,難以二全其美

如上:報告完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收刀入鞘-從殺手到牧師 呂代豪的信主見證

Google表單與工作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