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7, 2016的文章

我完全沒有要讓座位給孕婦的意思和想法。 更正確的說法是「我沒有任何一絲絲要讓位給孕婦的念頭」

我完全沒有要讓座位給孕婦的意思和想法。 更正確的說法是「我沒有任何一絲絲要讓位給孕婦的念頭」
博愛座的新聞最近很流行,在我讀國中時,有一次搭公車, 前面有一位認識的補習班女同學坐在前座不遠處。 停車靠其中一站,一位行動不便的老太太,慢慢的上了車, 那位女同學馬上去扶老太太上車,再把她的位置讓座給老太太坐。 那一幕使我印象深刻,第一次知道「讓座」的觀念, 當下告訴自己,下次有機會一定也要「讓座」這操行真的太偉大了。
最近新聞報導說就算捷運車箱站滿人,也不敢坐博愛座, 怕被其他乘客認為佔用。 這點和我則剛好相反,只要上車看到有「博愛座」 就二話不說,立刻坐上去。 當車箱的人慢慢滿了,有需要「博愛座」的乘客總會出現。 再悠雅的讓座給需要的人, 完美的演出一場讓座的典範。 因為大多數人不敢坐「博愛座」,所以我常常都有位置可以坐。 因為坐在「博愛座」上的人,不一定會讓位,我坐,就會讓位。
有二次沒有即時讓座的經驗也很難得。 一次車箱是四分之三滿的人,一位媽媽帶三位約三四五歲的小朋友上車。 三位小小的小朋友,站著晃來晃去的,很可愛。 車上所有的乘客,明顯沒有任何人讓位,七八分鐘後,我站起來示意那位媽媽, 讓她給二位小朋友坐我的位置, 那位媽媽用一種驚訝、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直說謝謝。
又有一次搭車,我看車進站後,窗外滿滿的人潮準備上車,立刻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一下子上車的乘客就站滿車箱。 我的正前方剛巧站著一位孕婦。 當然,我完全沒有要讓座位給孕婦的意思和想法。 更正確的說法是「我沒有任何一絲絲要讓位給孕婦的念頭」 我從座位上抬頭看了那位孕婦一眼,驚為天人。 好美啊!!完完全全長的像日本年輕女偶像的明星臉,大約二十歲。 二十歲就懷孕了,是那位禽獸幹的好事,心裏充滿怨氣。 怎麼有男人可以對這麼年輕的女生下手。 完全不顧她在車箱上,辛苦站在我的正前方,車也在晃,她也在晃。 後來我注意到她和身邊的男生聊的很開心很親密,還手牽手。 我又抬頭一看,「靠!!!!!」是木村拓哉。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這麼像「木村拓哉」年輕的樣子。 看了我都想嫁給他。
真是「男才女貌,不可多得」啊。 輸了,我完完全全的輸了。 還是早點懷孕好,這樣的男生是我都想要幫他生孩子了。
然後,我完全沒有任何「想要讓座位給她」的念頭出現。 旁邊的所有乘客,也是一樣默默的站著或是坐著。 就好像一位孕婦站在不停晃動的車箱上,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等到快下車前,才想到,我應該要讓座位給孕婦。 當我走身示意她,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