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6的文章

成功的定義

圖片
我個人對於成功的定義極端嚴格,一般人很難達到我所訂下的成功目標。 也因為這樣的關係, 個人認為沒有任何人一定要符合別人的價值。 如果你要符合我對成功的定義,那肯定終其一生都無法達到。 成功的定義之一:全心全意好好的吃早餐,感受美好並一輩子記住。
像照片上這個平凡的牛肉漢堡一樣。 我認為一個極端的成功人士, 要能全心全意的吃這個漢堡,用心的品嚐漢堡的味道。 上下層麵包口感的差異 生菜、蕃茄、調味料。 牛肉塊的滋味,吃到嘴裏的感覺,心裏要充滿感謝牛隻的犧牲讓我可以吃到美好的牛肉味道。 每一口嚼三十到六十下,讓每一口漢堡在嘴裏徹底化成最小的微粒。 讓微粒的味道徹底的接觸嘴裏每一個味覺神經。 享受早餐的美好氛圍。
唯有每天全心全意,投入吃早餐這偉大、不平凡的行動中。 才能完成,我無數的成功定義中的一個小小環節。
如果以上沒做到怎麼辦?? 那就下次在做,在成功上,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也是一個成功的定義。
追求成功,永不止息。

吃早餐、用筆電、寫寫書。

吃早餐、用筆電、寫寫書。
前方座位上本來有一位媽媽帶二個小小孩吃早餐。
和她們沒有任何交集,媽媽帶二個小孩要離開。
媽媽一左一右牽著孩子的手,經過我身旁,二個孩子竟然向我招手說bye!!bye!!
那天真的表情、稚嫩的童音,向一位完全陌生的我說再見。
一時覺得好窩心。
他媽媽看到自己的孩子和陌生人的我說再見,也笑了出來。

今天是美好一天的開始。繼續寫書先。

同事的「月牙餅」

同事收拾行李準備下班前,請我吃一個「月牙餅」!! 而我也正準備離開辦公室。
約大姆指長與大小,上弦月型狀,外觀上是粉白色。 他拿給我一個盒子,上面有二個餅。 我的真心和良心,產生無比的交戰。 我的真心告訴我,一次拿二個。 我的良心告訴我,一次只能拿一個。 為什麼??為什麼要下班了,還用這麼美味的點心誘惑我的良心和真心。 伸出手,在發抖,該選一個或二個。 最後只拿了一個,因為我的良心戰勝了我的真心?? 不是,我是怕一次拿二個,以後同事覺得我太白目,不再拿點心給我吃。 是我理智的思考判斷,戰勝了良心和真心。
看起來像上弦月放在掌中。 咬起來脆脆粉粉的。 口感好好,同事說是外國的耶誕點心。 這是他們家自己做的,他家在做精致點心餅干大批發。 同事走到辦公室門口。 我正準備離開辦公桌。 尾隨上去,問他能不能再吃第二個。 最終,我的真心還是戰勝我的理智和良心, 下次沒機會再吃到同事的點心了。

她主動伸出手來示意要我牽她的手,一時有點不知所措。

她主動伸出手來示意要我牽她的手,一時有點不知所措。 在一群認識的朋友之間。 在山上踏青郊遊時。 長的清秀、眼神看來有點淘皮、不說話的時候,感覺在想鬼點子。
而我只和她二次出遊相識,聊過幾句話,比較熟一點而己。 當然,這樣的女孩怎麼可以不牽她的手呢!! 我們倆人就手牽手的走在一起,聊天、說笑。 我想她會想要牽我的手,可能是覺得我講話和長相都很好笑。 活脫脫的像是電視脫口秀節目,裏面跑出來的諧星。
慢慢認識、更熟之後,我發現她真的是很特別的女生, 更嚴重的公主病、更依賴人、很需要找人聊天、需要人陪伴。 偶而我還是會和她牽手,一起朔溪、爬山、野餐吃點心。 我發現她很喜歡接近大人,會主動接觸大人。 有一次聚餐,我和她媽媽聊到這樣的情況。 她媽媽也知道這一點,覺得自己的女兒很奇怪,就是喜歡和大人聊天。 國小二年級,八歲,第二位和我手牽手的女孩。

爺爺被強迫去讀小學,沒有選擇。

爺爺被強迫去讀小學,沒有選擇。
日本人規定全臺灣所有的家庭,所有的小孩不論男女,都一定要讀國民小學。(強制義務教育,1944年全台受教學童比例,遠高於當時世界的平均水平,wiki)
爺爺小時候很幸運,在強制義務教育執行前,就分配到國民小學可以讀書。
當時學校很少,台灣人受教育比例只有四五成。
爺爺在小學階段,很努力、用功、認真的讀書,寫日本字寫的很漂亮、極工整。
小學畢業前,日本籍老師親自推薦爺爺留在學校教師,成為「待用教師」。
我一聽,立刻向爸爸抗議,小學畢業怎麼可能教書。
爸難得用正經的表情對我說:「當時不認識字的人都可以教書了。」

爸爸又吃力的對我說。
後來爺爺被送去就讀師範學校,畢業後待在桃園員樹林國小教書。
二戰未期,爺爺也被動員服役,當了日本軍人。
爺爺常常對我們孩子說,日本軍人訓練很嚴格,要求絕對服從。
他們有一次在冬天,脫光衣服,全部往海灘衝,衝進冰冷的海水裏面。
訓練日本兵的膽識和服從。

因為爺爺是老師身份的關係,依據當時日本的法律規定,不得派送到前線服役,因而到了臺灣霧社服役。
也因為這樣,直接避免到南洋看守戰俘營、從事一線、二線戰事工作,避免和麥克阿色將軍指揮的美軍對決。和其他臺灣人與原住民不斷被送往南洋前線當兵的命運,從此有了天壤之別、天人永隔。

爺爺常說芝山岩有六個日本教師被殺,所以日本教師都會配短刀,顯示威嚴、防身之用,光復後,爺爺不知道把那把短刀丟到那裏,偶而會懷念。
爺爺還說日本警察和日本軍人都是配長刀,只要日本教師是短刀,代表教師的社會階級比軍人和警察還高。
爺爺總是親口說,日本軍人和警察看到他們的短刀,就知道他的身份,還會先行敬禮。
(西元1895年-台北芝山岩六氏先生事件-日本強迫所有臺灣人每年祭拜,所以在1940年代,教師們也會受到影響)

後記:
1、日本兵每個星期的補給品中有二包煙,爺爺一開始不抽煙的關係,會把煙包給爺爺的爸爸,後來,爺爺的爸爸說,一個男人,就是要懂的抽煙,受影響之下,爺爺抽了一輩子的煙,他也終身禁止後輩抽煙。
2、光復後,和鄰居吵架,對方會罵爺爺是日本走狗、日本漢奸,爺爺都會很生氣,在日據時代是高階社會分子,光復後的身份則完全不同。
3、光復後,爺爺因為是漢人日本教師的關係,續繼在國民政府統治下的臺灣教書,因為教書的關係,就開了文具店,開到現在2015年。

4、每次我孩子寫字不工整,我就把這段往事講給他聽…

全台灣最孤獨、最寂寞的人,一個人開車到台北101附近,改騎腳踏車去看煙火。

全台灣最孤獨、最寂寞的人,一個人開車到台北101附近,改騎腳踏車去看煙火。
放眼望去
很多人成雙成對,親親抱抱看煙火,只有我孤單落漠。
很多家庭三口五口,手牽手看煙火,只有我一人成影。
很多朋友百群千群,談天說笑看煙火,只有我腳踏車陪伴。
生平第一次一個人去看台北101跨年煙火。
散場時,騎踏車一騎,不到十分鐘就到車上,開車回家十二點四十分就到家。
捷運還有一大票人在排隊等進捷運。

想祝大家「新年快樂」,但是只講這幾個字,沒有打個三四百字的心得文。
實在不是我的風格。

看完煙火之後,我超級後悔,在等十二點整的煙火時間空檔。
我竟然沒有環顧四週,看盡正妹。
為什麼四週有幾萬名正妹,確沒有好好欣賞,只呆呆的看著台北101大樓。
討厭自己的沒把握機會、討厭自己的不人性、沒有做好養眼的工作。
回家後,要好好的檢討自己白目的行為才行。

大家下次去跨年,要記得多欣賞四周的帥哥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