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5的文章

走路會前進、跑步反而不會前進

小柯閒聊下,他很羨慕我們學校有全國最專業的重量訓練健身房。
一位朋友知道我今年開始慢跑,他建議我可以試試重量訓練。
進健身房一向不是我的運動習慣選項。
為了完成人生無數的最終過程和整體目標。
在朋友的鼓勵下,開始小小的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
進健身房運動,
昨天進健身房,同事很好奇的問我,很少看我來,怎麼今天會出現。
我說平常中午午休都是在體育館跑四、五公里,健身房的跑步機我跑起來很不習慣。
她問我為什麼??
我說:「健身房的跑步機跑完之後,心情會很沮喪,開心不起來,總覺得跑了很久,還在原地踏步、一點都沒有前進,離開跑步機也不習慣,走路都覺得怪怪的。因為走路會前進、跑步反而不會前進,很不適應。」
她聽我講完這麼白目的話之後,笑了。
她建議我可以做重量訓練,也不錯。 由於沒有重量訓練的經驗,就慢慢適應,在午休時間有限的情況下,
體驗各種健身器材的樂趣,先培養興趣為主,沒有興趣,做什麼都不會成功。
在外面的健身房重量訓練,吸引我的可能在運動的女生身材。
在體育大學的健身房重量訓練,吸引我的是那肌肉線條優美的運動員身材。
不知道為什麼那些運動員選手要穿上半身的緊身衣來做重訓。
他們然到不知道,我們這些小胖胖身材,看到會感到自卑嗎??

爸爸剛失戀,他今天早上親口告訴我。

爸爸剛失戀,他今天早上親口告訴我。 我正忙著幫忙開店,依序把文具玩具拿出店外, 簡單的問爸說:「是指剛剛失戀、還是又失戀??」
爸沒有理我,可能不想告訴我更多事情。 爸說,他們在電話大樓五樓上班,機房剛剛建好不久,展新的國際電話機房很新很先進。 他打電話給同樣在二樓上班的台北科大的李同學,問他要不要到五樓來看全國最先進的機房。 李同學從二樓到五樓參觀機房,又帶了一位他的同事,郭小姐。 二十出頭,個子矯小,容貌清秀。 爸第一眼見到,覺得怎麼多了一位女生來。 李同學在介紹爸爸的時候,像郭小姐說:「他剛失戀。」 不久,郭小姐介紹了一位同班同學楊小姐給爸爸認識。 他們倆人第一次見面是約在台北郵政總局正門口。 爸對楊小姐的第一印象是怎麼頭髮這麼捲!! 楊小姐對我爸的第一印象是怎麼這麼矮!! 不過他們還是交往、結婚、生下又高頭髮一樣很捲的我。
爸一邊說,我還是一邊做事。 聽完他的失戀故事後, 我又問爸:「是指剛剛失戀、還是又失戀??」

北關海潮公園

三人帶一把步槍出門,65k2步鎗外形像美軍的M16步鎗。
六七點吃完晚餐,三人一伍穿反光背心,離開合興分隊哨的大門,我也老到可以當帶隊的伍長了。
伍長拿警棍帶彈匣,鎗兵拿鎗不帶彈、包包兵背二個包包。
走到第一個埋伏點-北關海潮公園,慢慢走大約需要三十分鐘。
在海邊的大馬路上走,很無聊,
我常常攔下經過的車子,搭順風車到北關海潮公園值勤。 我個人還滿喜歡攔砂石車,超大台的砂石車平常沒有機會坐之外。
砂石車後面有一個可以讓司機躺平的床,我覺得滿特別的。
砂石車在晚上海邊急駛,看到我們三人拿鎗拿警棍著軍服攔車。
都會停下來,司機大多以為是警察攔檢。
當我上車告知是要搭便車時,
司機都會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三人上車後,可以全部坐在前座,高高在上,在馬路上行駛,
感覺好威風。
有一次,司機問我們到「北關海潮公園」做什麼。
我說去值勤,整晚要在那裏附近待到天亮。
我開始自顧自的描述北關海潮公園的美。
爬到公園最頂端,從上面看下去。
整個環狀岸邊看起來好迷人,
夜景會有漁船的燈火佈滿海邊、漁港的路燈像點點星光
月亮半夜會東昇到高空,把星星趕走大半。
天快亮的時候,整個海岸和大海,漸漸的被光照亮,真的很漂亮。
司機先生聽了入迷。
便對我們三人說。
他常常開車經過北關己經五六年了,
每次都想停下來看看北關公園。
可是從來沒有真的停下來,進去過。 司機的這句話,影響我很深,我們總以為現在不做沒有關係,以後還有時間,常常想去做的念頭,一想就是十幾二十年。
所以只要有機會,我都會去試試看,去做做看,而不要像司機一樣,只是想,確沒有實際去做。
那一年,西元1998年、民國87年五六月。
地點一:合興分隊哨(路拓寬的關係己從地圖上消失)
地點二:北關海潮公園

騎車載女同事回家開房間

騎車載女同事回家開房間 送到了她家門口,那門很特別,純白色,方格的條紋,下方是一般長方形的門,上方是半圓形, 我拿出房間鑰匙,幫同事開了門,回頭告訴她我不進去了。 我怕裏面沒有可以踏的地方。 轉身離開,騎上機車就走了。 騎到一半,同事打電話給我,急忙接了電話,她說,我把她房門的鑰匙帶走了!!! 心想怎麼自己這麼烏龍。
然後夢就醒了,這個夢很奇怪,想說上班後和那位女同事講,就在腦中把這個夢再想個幾次,怕上班後會忘記。 工作有點忙,一直等到快下班後,才去她的辦公室找那位女同事,當面告訴她這個夢。
她聽完我的夢境後,嚇了一大跳。 因為她今天早上,也就是我做夢的早上同一時段,也發生一模一樣的事情。 她說: 她和室友從房間離開,二人準備去上班,她室友發現要帶去上班的東西忘了帶下來,同事就拿她的房間鑰匙給室友,讓室友上去搬東西下來,她們兩人就分別去上班。 中午她要騎車去買午餐的時候,發現怎麼自己的房間鑰匙不見了。 她打電話給學校駐衛警,想知道有沒有人撿到。 她想了很久,就是想不起來鑰匙掉在那裏。(其實是被室友拿走,但忘了)
她在辦公室裏,用很嚴肅的表情對我說:「王永彰,你現在可以把鑰匙還我了嗎??」 我一臉無辜的對她說:「可是夢醒之後,我就找不到鑰匙了,這下怎麼辦。」
夢境分析: 1、和同事很熟,但不常見面,昨天她突然來找我借東西,又討論如何買到這個東西,而我一整天都提醒自己要記得向她拿回來,可能這樣才會夢到。 2、我沒有機車,夢裏騎機車很奇怪。 3、開房間可以理解,因為十年前工作的關係,常常去她的房間處理、測試網路問題。 4、相同時段在現實和夢境中發生類似的事情,很特別。
今天的故事說完了,喜歡聽嗎??

帶日本遊客穿越馬路

上班又遲到,雖然星期日己經用line向老闆報告星期一二會遲到。
心情還是希望快點上班,
送完妹妹上學,急著步出圓山捷運站,衝回家去搭交通車。
正準備把strida腳踏車組合好,一個牛皮紙袋就出現在我面前。
上面寫著「圓山大飯店」五個中文字。
抬頭一看,是二位上了年紀的日本遊客。
簡單英語交談後,得知是想知道怎麼搭車到圓山大飯店。
我是當地人,當然沒有搭過任何交通車到大飯店。
但是也知道不可能有公車到飯店。
應該有接駁車之類。
用英語告訴日本遊客,請他們等一等,我用手機上網查了一下飯店的電話,打電話去問櫃檯。服務人員指引我到前方的公車站牌。
我帶他們走五分鐘,到了站牌後,看了站牌資訊,沒有到圓山大飯店。
只好問在等發車的公車司機,他指著對面馬路的一個站牌,說在那裏。
天啊,我的內心進入了百般的掙扎,是要帶日本遊客直接穿越大馬路到對面,還是走更遠的路,過斑馬線繞到對面站牌。
我知道日本人向來是奉公守法,嚴守法律的高度文化文明的物種。
我想了一下,為了發揮國民外交的精神,讓日本遊客體會臺灣人高度變通的文化文明特性,還是帶他們穿越馬路好了。
相信,這樣這倆位老先生,可以體會台灣人特有的穿越馬路文化。
當我帶領他們兩位穿越馬路時,他們的神情有點訝異和緊張,我揮手擋住準備進站的公車,讓日本人看到臺灣人神奇的一面-行人擋車讓老人家過馬路。
相信,他們回日本後,這經驗會成為和朋友聊天的話題。

到了站牌,指著站牌上的漢字「圓山大飯店」,他們露出開心的表情,用英語道謝並和我握手致意。
我簡單道別後,趕緊騎上腳踏車上班。
後來我想了一下,為什麼日本人會找我的原因。
可能是我理大光頭,加上留鬍子,壯碩的身材,讓日本遊客認為我應該是臺灣的黑道份子,特別有親切感。
才會讓他們和我之間,有了這短暫的接觸。

真的有靈魂的話,靈魂應該領重度殘障手冊。

爸身體傾斜在床邊,右手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好不容易從一樓到二樓的床上,
爸想自己脫掉上衣和褲子,不想麻煩我,我則坐在床的另一邊等爸的告訴我他需求。
一邊看爸買的書「漫漫長路-非洲童兵回憶錄」,童兵和大人兵進入森林,準備伏擊匪軍時,爸還是要我幫他脫掉上衣和褲子。
手忙腳亂之後,拿尿布給爸穿,爸想自己穿。
又回到童兵們受到中士的洗腦,天天吸食三四種毒品,好幾個星期不睡覺,平常看戰爭電影,中場休息就去打戰殺人,回來再看完電影。
十幾分鐘後,爸要我幫忙穿尿布、並送上床,完成後
我則坐在床邊看童兵的訓練
包含了殺死俘擄,然後中士用計時器,來比賽誰殺死俘擄斷氣的速度快,書中的情節太真實太殘忍,百萬冊的銷售量有其可看性。

爸躺在床上也沒事,等睡著,爸對我說:「以後我死了之後,只要吃一餐就好,不用吃二餐。」
我看到童兵在餐桌上,堆滿毒品供他們自行取用吸食,爸突然來這一句話。
我以為是要討論用什麼方式埋葬的問題,再次詢問爸。
我說「爸,你是想火葬、還是土葬、水葬、樹葬、空氣葬、原力葬、還是星際大葬??」
爸很懂我,他知道重點是前二個,後面只是我怕詞窮造句用的。
爸很肯定的說要火葬。
我又問什麼一餐、二餐的意思,
爸說是火葬後,全家只要晚上聚在一起吃一餐就好。
我又問那要吃什麼餐廳、我家牛排、麥當勞、還是胡虛張魯肉飯??
爸說「我家牛排」可以接受。
我又問,可是你己經火葬了,為什麼還能吃我家牛排。
爸聽了之後,感到很難過,哭了三十秒之久,我沒看過我爸哭這麼久過。
爸悲傷的對我說:「然到你就不會和我說,我永遠不會死嗎??」
我一邊安慰爸一邊告訴他:「我小時候爸爸媽媽告訴我,做人不可以說謊。」
如果我說你不會死,那就是說謊。會呼吸的生物都有結束生命的一天。
我們只能在可以呼吸時,盡可能的享受活著的感覺、體會更多的情感。
開始對爸說些宏觀的生命觀點。
我說人死後,就會完全回歸無限的大地環境,沒有來生、不會下地獄、也不會上天堂,假設真的有靈魂的話,靈魂應該領重度殘障手冊。
因為靈魂不能跳、不能唱歌、不能看電影、不能說、不能走、不能表達、不能溝通,屬於極重度殘障。

最後我說,爸,好好享受活著的快樂。
可能我說太久了,爸也睡著了。
我則再次的投入獅子山共和國的內戰中。

我女朋友在上桌球課,球類活動一向不是我有專長。

我女朋友在上桌球課,球類活動一向不是我有專長。 也不是很有興趣,我可以在書桌上推資料結構的演算法。 或是在電腦前用c語言寫三四個小時程式,來求解出猜數字的各種組合。 打球則完全不行。 但是在桌球教室看女友和同學打球, 難免也被叫下去打桌球。 由於她班上的同學大部份都認識我,不是我長的又高又帥, 而是我一頭無藥可醫的捲髮加上招牌傻笑,方圓十里不認識我也難。 和女友打了幾回、又和她同學們打了幾回後。 全部的人都放棄了,要教會我打球,就像要教會豬八戒跳芭蕾舞的天鵝湖一樣難。 自己一個人離開桌球教室,若大的校園不知要去那裏逛, 來打發時間等女友下課。 到旁邊的大禮堂走走,有人在演講,題目類似提高社會競爭力之類的主題。 講給準畢業生聽。 講者說,出社會最重要技能有那些、那些,我記的其中有一點是「輸入法」 講者說,你要提昇自己的競爭力,最好要打字很快,表達自己的想法,這樣公司的老闆才會重用你。 我聽了很不以為意,覺得這是針對一般科系的學生講的。 很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是學資訊處理,程式設計、資料庫之類。 技術導向的人,出社會才不是看重自己打字是不是打很快。 而是要看資訊技術能不能有產值,有產值才會有公司任用你。 但是那位講者說,打字很快的人才有競爭力一事,確一直停留在我的腦中。
幾個月後。
我發現很多同學都會上bbs,打字都是飛快,他們在網路上發表自己的想法,透過bbs的發佈,可以很快的得到回應,自己的想法可以得到認同或是反對。 想到以後的世界溝通,一定是透過網路,而用文字呈現自己的想法,是最直接的方式。 在某一天的午後,我下定決心要學打字,簡單瞭解一下,無蝦米輸入法只要用到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就可以打出90%以上的中文字,又是最快的中文輸入法。 即然下定決心,就要開始花時間去學。 媽媽買給我筆記型電腦,在民國88年算是少有學生使用,當時我打開筆電的螢幕時,最常遇到的是同學會用手指頭去碰螢幕,因為他們這輩子還沒有看過液晶螢幕。

我膽子比較小,因此比較喜歡在家吃飯。

圖片
看著滿手的青菜,心情很是愉快,整盤475元,如果到小餐廳吃到同樣菜量要1345元,如果到大餐廳更要2675元。 花更多錢只能吃到菜市場買的一點菜,一向不是重點。 重點是到自助餐、小餐廳、大餐廳用餐,必需要帶著絕對的信任、勇氣、膽識,才有辦法把來路不明的菜、不明的油、不明的肉,一口一口的吞進肚子裏。 我膽子比較小,因此比較喜歡在家吃飯。

轉圈圈開合跳

轉圈圈開合跳
我喜歡聽真實的故事,所以我寫自己的故事。

訓練場地就像一所學校一樣,餐廳在一樓,四五層樓的建築,大樓前是一大片廣場,還在建的關係,顯得很單調。 冬天下基地的好處,除了不會熱到中暑之外,就是天比較快黑,不能在外面待太晚。 晚餐進餐廳前,要集合再操一下體能,仰臥起坐、伏地挺身、開合跳、樣樣少不了。 冬天晚上六點,在連集合場集合,以中央伍為準,散開呈運動隊形(雙手張開)後, 整個後面最後一排和左右兩邊的弟兄,沒入黑暗之中。 前面帶隊做操的排長,看不清楚最外圍的弟兄。 我是最後一排,很清楚在黑暗中的感覺。 開合跳是最後一個體操,大約跳個一二百下後,就可以進餐廳吃晚飯。 開合跳的動作,我覺得很像跳舞,雙手雙腳一開一合的跳著。 全連隊的人都向前方建物做開合跳的動作,頭幾個星期我都照做。 不久,開始動歪腦筋。 全連隊只有我一個人,開始逆時針方向,向左邊開合跳,直接看到左邊的弟兄。 一輪後(1、2、3、4、5、6、7、8) 再逆時針方向,向後邊開合跳,直接背對的所有的弟兄 再一輪後(2、2、3、4、5、6、7、8) 再逆時針方向,向右邊的弟兄開合跳。 依序轉圈圈開合跳。 全連隊就我一個人,一邊轉一邊跳,好像跳舞一樣。 左右鄰兵一開始看到,覺得很好笑,但是不敢笑出聲音。 就這樣,每天晚餐前的開合跳,我都堅持一個人轉圈圈,逗弟兄笑。 可能是我一直堅持下去的關係, 慢慢的,最後幾位弟兄也開始和我一樣的轉圈圈開合跳。 由於大家都隨意轉圈圈的關係,會有機會面對面, 想像一下這樣的畫面,在嚴肅的連集合場上,排長在上面帶動作操體能。 兩個阿兵哥一邊被操一邊面對面的開合跳。 不笑出來真

部隊晨間慢跑

每天清晨五點起床,著上閃藍色的運動服裝到頂樓做暖身操,一群人衝衝忙忙的往頂樓走,上樓梯、五點半頂樓呈連集合隊形、散開、做操、集合、同一群人再下樓梯,到營區門口排隊。 整個連隊的人都穿著亮藍色的全身運動服上下樓梯時,像是一條藍色的河,川流在樓梯之間。
然後開始以二二並肩的隊形慢跑前進。 六點準時出發,跑過一大片田地、工廠、住家、雜貨店、越過平交道, 一路上早起上學的小孩都會向我們微笑、大人會打招呼。
然後再循相同的路徑回營區門口。 就這樣,跑了二個月多,除了星期六日休假回家之外, 每天的早晨都是一樣的開始,排長帶隊跑三千。 每次回程跑回來時,隊形都是散開的, 我的體力都不行,跑步不是我的強項。剛下部隊就下基地的我和同梯。 永遠都跑不贏身經百戰的學長和把長距離慢跑當休息的原住民學長。
我比較擅長的是、放空、睡覺、吃早餐午餐晚餐和宵夜,把眼睛望向遠方,讓人感覺在思考,其實在發呆。
但下基地,就是要跑步練體能。 當時在跑步時,身體和心理都很痛苦,我在心中立下幾個決定。 雖然我跑步無法贏過大家。 但我希望能在下基地之後,一生都有運動的習慣,一直維持健康的身體和身材。 我比較貪心,所以許願望的時間都要求要「一生(當下到死亡)」 當時我痛恨跑步,但是立下的願望,到現在都還有效,而且執行的還不錯。 今年我也開始學習慢跑,慢慢的也習慣用自己的速度跑步。 回想當年為什麼會跑這麼累的原因,應該是部隊跑步前進的速度超過當時的我所能接受,以致於回程會累到不行。
當年是十二月,民國85年-西元1996年12月,距今19年。 看到學長在facebook上po當時穿的亮藍色運動褲, 看到學長回憶起當時十二月份的天氣和這幾天一樣天冷又細雨綿綿。 讓我也回想起和學長一起晨間慢跑的時光。 寫一下回憶小故事。

澎澎好

學校配合的網路施工廠商,常常來學校施作網路工程。
老闆是二位比我年長的兄弟,他們是雙胞台,
二人外表長的一模一樣
哥哥叫大澎弟弟叫小澎
我常常看到大澎叫小澎
又常常看到小澎叫大澎
就常常發生認錯人窘事
聰明如我就想出好點子
看到大澎叫澎哥好
看到小澎叫澎哥好
如果他們同時出現
我打招呼就叫澎澎好

突然覺得自己怎麼會變的這麼窩心。

圖片
晚上陪媽媽散完步後,順道到水果攤買水果。
看媽買了一袋,又想要買一袋的。
就和媽說:「盡量買,剛好我可以幫忙提回家。」
結果講完這句話之後,

每個人一出生的當天,就被判死刑,在120年的壽命期限內死亡。

和朋友聊到我facebook上的生活,顯得很多彩多姿。他說他都四十來歲了,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可以專注在上面,生活只有工作和家庭。 其實我也是一樣,我的生活和大多數人都差不多, 只是我轉換了心境,把所有平凡的事情,用不同的思考角度去解釋。 我對他說了我的幾個夢想之後,他聽了感到有興趣。 語重心長的對他說:「我注意和觀察到,我們所有的人都會活活老死,沒有人例外,每個人一出生的當天,就被判死刑,在120年的壽命期限內死亡。如果不是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然到一輩子要過別人心目中要我們過的生活嗎??」 如果你不斷的提高自己的意識能力,達到和我一樣的層級之後。 就會發現,其實你只是在觀察自己,用一種超然的角度在觀察。 當然絕大多數人活在自己的生活中,不斷的和其他人事物有所連結。 不要去想過去怎麼樣了。 把目標放在可以改變的未來上。 不要再沈溺在一生都無法改變的過去。 把心思放在現在,除了「當下」真的什麼都沒有。
不斷的改變嚐試,去做自己內心真正想做的事情,這樣生活才會豐富,一生才不會白活。
你覺得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感情是女人的一部份,確是男人的全部,對我而言也是如此。

感情是女人的一部份,確是男人的全部,對我而言也是如此。
我們可以忍受拉肚子、感冒發燒,但是不能忍受感情上被人背叛。
最近,大家一定強烈的感受到自己被頂新和司法所騙、背叛。
頂新假油事件還沒有爆發之前,我就覺得超市賣的烹飪用的油品很奇怪。
100公斤的大豆可以榨出、磨出1公斤的大豆沙拉油,這是假設。
100公斤的橄欖可以榨出、磨出1公斤的橄欖油,這是假設。
那超市裏面成箱成堆的油品怎麼可能這麼多,那不就丟掉很多,用過的大豆渣和橄欖渣,但是沒有。
這些超市大量的食用油又是怎麼來的??
那時候六年前的想法,開始覺得應該做此改變,我不想一直吃有問題的油。
開始試著清蒸食物,今年開始試著自己做早餐。
這幾年來,除非有人請客或是會議便當可以吃,不然我都是自己煮來吃,
這也是感情上的問題,我無法忍受花80元的錢買便當,
便當拿到手上的菜量,竟然比我花50元的菜錢還少之外,
開始對便當厭惡,我覺得錢被騙了。一種感情上的失落感。


facebook朋友陸續問我如何清蒸食物,有點不好意思回答,因為太簡單了。
1、菜切塊
2、外鍋加四分之三杯水
3、肉不用解凍也會直接蒸熟,但是肉不能太厚,太厚的話一樣蒸不熟。
4、準備一個內鍋如圖,放在外鍋裏面,我平常是用蒸網餐具,這個用途是讓蒸出來的湯汁集中可以喝。
5、加四分之三的水,蓋上蓋子後,15到20分鐘就可以吃。
比去學校外面買便當更省時省力也省錢。

不說太多,自己看圖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