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5的文章

這寫的不錯,關於同志婚姻的合法性議題

圖片
這寫的不錯,關於同志婚姻的合法性議題,提供我們一般人不同的觀點,畢竟,身為異性戀的大多數人,無法去體會同志伴侶在法律上的關係差異。對於屬於大多數人的我們,要求少數人配合我們的想法來符合多數人的社會規範。
這讓我想起以前在二次大戰的時候,美國黑人有自己的黑人廁所、美國黑人在二次大戰初期還不能當兵去打戰,因為黑人沒有這個權利。
南非種族隔離政策,黑人只能做公車後面、白人才能做前面,一直到一位黑人婦人一定要坐公車前面開始,一連串的抗爭運動,爭取到了現在黑人平權。
在法律上對同志不公平,
讓我想起那「南非種族隔離政策」
讓我回憶起過去那一段「婦女沒有投票的權利、女性不能接受任何教育」女性接受教育是一種傷風敗俗的行為、是一種淫亂的表現。
我搭時光機到未來120年,也就是西元2170年七月一日,先到中央圖書館上網,再連上網際網路上google一下同志婚姻的情況、法律,
發現這120年之間的變化真的很大,查法律條文時,己經將同志的權利放進民法裏面。
再去查google new的舊聞資料,發現這段時間,慢慢的大家接受了同志伴侶關係逐漸為大家所接受。
社會的婚姻制度會不會產生問題。
結果問題是有,但是和各種社會問題一樣。
婦女有了投票權,民主沒有崩壞。
黑人可以當兵,部隊一樣保有紀律。
婦女受了教育,並沒有更不尊守婦道。

我回到現在,打一些文,向大家報告一下,未來120年的變化情況。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249/article/3021

瞿欣怡:我們依舊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2015/06/28 作者:  瞿欣怡 關鍵字:  同志 權益 法律 同性婚姻 平權 醫療法 財產權 護家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兩年前,我的女友得了乳癌,從此,我們展開一趟醫療與法律的旅程。得了乳癌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只要好好醫治,痊癒的機率很大;但是真正讓人傷心的,卻是「法律」。 「你們是法律上的陌生人。」婦女新知基金會副董事長,同時也是同志伴侶法起草律師之一的莊喬汝說。這樣的「事實」讓人震驚。 我跟我的女朋友在一起十五年,因為沒有同志婚姻法的保護,竟然是法律上的陌生人,我無法為她做任何決定。 我們每天一起吃早餐,閒聊昨夜的夢境;一起吃晚餐,邊看新聞邊辯論時事。我知道她夏天喜歡吃西瓜,冬天一定要喝薑茶、吃水餃只淋黑醋;我知道她喜歡穿明亮顏…

抽完血之後,要等四個小時,一點半才能拿我的血清,滴進眼睛治療「乾眼症」

在醫院吃早餐,用筆電,隔壁的一位有點年紀的太太看我在用電腦上網。
問我醫院有提供無線網路嗎??
我說有,她說她手機還不能上網。她無法和她兒子通line。
當然,馬上坐過去幫她解決手機上網的問題。
結果,一連上網,line訊息馬上送到,寫著「妙齡,下午要快點來找我喔!!」
原來,這位太太的網路稱號是----妙齡。
她很感謝我的幫助。
和我講她來醫院抽血。
嗯,這沒什麼,很多人都會來醫院抽血。
她又對我說:抽完血之後,要等四個小時,一點半才能拿我的血清,滴進眼睛治療「乾眼症」。
我一聽,這是什麼啊?用自己的血液治「乾眼症」?? 她看了我的表情,又再向我解釋說。
就是把抽出來的血,做出血清,再裝成一小瓶一小瓶,放進冷凍庫裏凍起來,我再帶回家放冷凍,要用的時候,一小瓶拿出來,先卡冷藏,溶化之後,滴進我的眼
這是科幻世界嗎??
她說,醫生說用自己的血液治療最好,沒有防腐劑,最自然。
她又說:她的脊椎第四第五節會痛,也是抽自己的血,做血清之後,再打進脊椎裏面。
我很好奇的問她說:「那真的有效嗎??」
她肯定的說,當然有效,脊椎都不痛了。
她很欣慰的說,醫療科技真的很進步了,讓我們都受惠。
她還問我說,我爸是給那位醫生開刀。
我說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的表情是表現出,妳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她一看到我的表情,自然就知道我的困惑。
她說:我在這間醫院工作四十年了,從舊大樓到新大樓,所以大部份的醫生我都認識。
這可真有意思。

人工關節可以用五十年

爸在醫院準備手術換人工關節,過去的觀念以為是換了人工關鍵之後,終生都要做輪椅。
我很擔心,晚上九點半衝到醫院後,爸躺在病床上,進行評估,準備明天一早進手術室。
媽看到我神情很急。
我問媽說:「爸是不是一輩子都要做輪椅。」
媽說我亂說,解釋給我聽:「醫生說早期的人工關節只能用十年,就要更換,現在材料科技很進步。醫生說可以用五十年。」
我一聽,松了一口氣。
轉而望向爸,安慰他說:「爸,你放心,這個人工關節可以用五十年,超過你的生命週期。」
爸看著我,冷冷的對我說:「謝謝,你好會安慰人,還提醒我,會超過我的生命週期。」

google硬碟,無限大備份空間的應用

google硬碟,無限大備份空間的應用
工作上遇到最麻煩也完全無法解決的問題,更是每個人一定會遇到的惡夢,除非你終身不用電子產品。
這個惡夢我每年都會看到約三位老師、職員發生。
就是,存在電腦裏的資料,完全消失。不論你是十年的研究報告,還是二十年的工作資料,只需要一秒的時間,永遠的說再見。

看到前面幾行字,親身體驗過這樣事情的同仁,一定感觸很深。
現在終於有解決方法了。今天我大致上試了一下。效果不錯。
定期備份當然是必要的工作。
備份在隨身硬碟一份,自己的電腦主機一份,算是安全。
學校使用的google帳號,可以有無限大的google硬碟儲存空間。存一份在google硬碟也是一個好方法。
舉例來說:大多數人會把重要資料固定存放在電腦上的一個資料夾、桌面,真正常用的重要資料會放在同一個空間,假設是D槽。
------老師職員角度撰寫。
而每天工作、每天報告、每天研究資料都一直在更新D槽裏面的小部份文件。
如果要定期備份,一般就是把資料複製一份到隨身硬碟。
但是隨身硬碟的空間有限,google硬碟的空間是無限大。
可以怎麼應用呢??
我覺得可以這樣應用。
假設每個星期五下班前備份,只要下班前,將整個D槽100G的資料,用google硬碟的網頁方式上傳到「特定資料夾」,下星期一上班,就上傳完成(假設),再將這個資料夾的名稱改為「日期+備份」就不用再去動他,記得這個資料夾不要和你的電腦做同步,不然會再下載到你電腦上面的google硬碟空間。
因為google硬碟的空間是無限大。
所以你每個星期五下班做一次,永遠不用刪除資料。
------學生角度撰寫。
學生的研究資料、平常練習的影音檔、各種比賽影音紀錄等等,不論多大,都可以定期備份到學生帳號的google硬碟。
當然畢業後,也是可以持續使用。
工作上的資料、無論佔用多麼大的硬碟空間,只要善加利用學校提供的無限大google硬碟。可以存到google倒掉或是世界未日那一天。

由於學校老師和職員可能沒有機會看到這文章,無法充份應用學校提供的無限大空間,同學有機會的話,提醒一下老師。這是十年前一位教練問我,他有龐大的全球各地比賽的影音資料,要如何存放才安全,看來google硬碟的無限大空間,解決了這個問題。

如何用軍用對講機叫宵夜。

從13大隊掉到12大隊後,有一次休假晚上七八點,
騎機車回基隆東北角的班哨和中隊部看看,
懷念一下當兵第一年的駐守地。
當年民國86年底冬天,天冷,手機還沒有普及,打電話給望海巷的安官。
問一下二個哨點的位置,其中一個哨點在廟前,
離到中隊部很順路。
就騎進去找弟兄,弟兄三人一伍,伍長帶軍用對講機、槍兵帶槍帶實彈六發、包包兵帶二個包包、左肩一包、右肩一包。
三天看到我來,開心的聊一下天。
不久,一台機車騎了過來,下來一位先生,現場很暗,看不清他手上拿什麼。
由於我們四人在很暗的更暗處。
這先生竟然朝我們這暗處走了過來,我還真的嚇了一跳。
伍長沒說什麼,就對包包兵說,送來了,去拿過來吧。
包包兵都是最菜的菜兵,馬上跑了過去拿了一大帶東西過來。
我一看,是炒麵和熱湯。
不得了,這是怎麼回事??
民間海鮮熱炒店竟然知道埋伏哨的哨點,哨點每一個小時要移動一次,
我都要打電話問安官才知道,熱炒店竟然知道哨點的位置。
而且附近太荒涼,確定沒有公用電話。怎麼可能叫得到熱炒消夜來吃。
伍長和班兵一起吃著宵夜一邊看我困惑的樣子。
我問伍長說:「你們怎麼可以叫到熱炒來吃啊??下半夜的宵夜還沒有送出來,你們就有宵夜吃。」
伍長直接說:『用這對講機叫來吃的啊??』
「靠,比唬爛還唬爛,熱炒店根本沒有對講機。」
伍長一派輕松的說:『你想想看,真的是用軍用對講機。』
一時半響的,真的想不出來。

他對我說:「在你離開望海巷之後,叫宵夜的方式己經不用自己跑到熱炒店那麼危險了。」(擅離職守)
他淡淡的說:「就是用對講機,用暗號向哨所安全士官回報海岸狀況,然後跳頻到安全頻道,再告訴安官要點什麼炒麵炒飯,安官會打電話給熱炒店叫宵夜,送到指定的埋伏點。」
一聽,覺得學長真的好強喔!!!

故事發生地點:基隆望海巷昭明官前方:https://goo.gl/cGBM7o

對許家融學長的第一印象

在1996年11月份大家還在基隆旭丘山等待進海湖基地,而132中隊還在旭丘山代訓1763T的新進海巡兵的時候。
有一次收假,我爺爺開車載我回營區。
車子開到旭丘山營區門口,當時天色很暗,我走下車,進大門哨的時候,是
許家融​學長站哨,簡單盤查和檢查行李後,放行。
剛離開大門,走向營區,學長說了一句話。他說:「我看車燈還以為是憲兵車,直接停在大門口,嚇了我一跳。」這句話我印象深刻,那時對學長的長相其實不記得,相處不久當然也不熟,只記得學長的口音很特別,後來下基地後,慢慢才知道學長大我們幾梯。這是對許家融學長的第一印象。

學生反應kkbox不能聽

學生反應kkbox不能聽,下午六點半,收到fb訊息時還在開車,如果我用手寫「開車中」回訊息,可能會出車禍。
只好用fb訊息的拍照,拍了一張車前導航系統的照片回丟給她。
晚上處理完孩子的事情後。
一般我會上網去找「婚姻」「家庭」「親子」等影片來看看。
選了ted的「珍娜·麦卡锡: 关于婚姻你不能不知的事」
看五分鐘後,心裏想到那位學生還不能用kkbox聽歌。
想回訊息給她,建議她改用xbox來玩,反正只差二個英文字,
娛樂效果應該差不多。 覺得這樣回訊息,有點白痴,畢竟在學生眼中,我也算是老師,要盡可能保持正經的態度回答學生問題。 只好把幸福的婚姻影片放下,反正今天不幸福,明天再幸福就好。
學生今天不能聽kkbox,明天再聽就差一天。
默默的從家裏的筆電開啟防火牆、再打開頻寬管理器。
丟訊息給學生,請他告訴我ip,拿著學生的ip到網路設備上查了一下。
才知道是設備將kkbox歸類為p2p軟體,就被鎖了。
打開kkbox的設定後。和學生做雙方確認與交叉測試。
結果是正常。當然。
網路很抽象,就像抽象派藝術家弗蘭茨·克萊恩(Franz Kline)的畫作一樣。
一位學生可以用kkbox,不代表全部的學生都可以聽kkbox。
所以,大家如果還有kkbox不能聽歌的,請改玩xbox。
不然就是在留言下告訴我。
我再連上設備去查查看。

古金水老師在病床上的極短暫影片,這是很難得的影片

古金水老師在病床上的極短暫影片,這是很難得的影片,一般人不會公佈自己臥病在床的影片。
這影片帶給我一些想法,當然,每件事情我都會有一些想法。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臺灣人罹癌和癌症死亡人數年年增加。

我們再坐時光機到1980年古金水老師得到臺灣區運動會十項全能的金牌。
當老師上臺領獎拿到金牌的時候,我跑過去告訴老師。
老師,你在2015年,也就是三十五年後,會生重病,危害你的生命安全。
二十歲的古金水老師看看我,覺得我亂說話、莫名奇妙的怪怪中年人。
就這樣,我回到了2015年6月看著老師的病情,顯得很無奈。
大家都知道,無論你是不是有得到癌症,最後的結局都是死亡,差別只是早亡和還是晚亡。
可是沒有人想要早亡。
只好花時間去探究,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平均每四人的人生中,會有一人會得到癌症。如何預防?」
過去,我會認為是壓力、飲食、生活作息不正常、基因等等因素。
後來,隨著得癌人數大量增加,造成以上看法被認定為錯誤。
為什麼錯誤呢??
因為不會大多數人(四分之一)都有不正常且偏激的生活習慣。
所以,我猜想引發癌症的原因,除了基因、環境不可抗拒因素外。
可能是一種很普遍的生活習慣和飲食就會造成的。
例如:喝手搖杯飲料每天一杯、吃宵夜、偶而熬夜等等。
你我都會有的習慣。

除了平時要照顧好自己和家人之外。
最重要的還是定期健康檢查,李開復 老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等會我也要坐時光機到三十五年後,看看自己還有沒有活的好好的。
先走一步了。byebye。

#禁閉室與早餐

#禁閉室與早餐

132海巡中隊在海湖下基地,受訓一段時間,和部隊裏的學長們大致上都認識,雖不熟悉。
有一次連集合,多了二位不認識的光頭學長。
大家好像和他們很熟,可是我確是第一次認識。
很好奇的問了一下其他學長,學長說,他們是從禁閉室出來的。被關了一個月,所以你不認識。
他們值勤時,和當地釣漁客發生衝突打人,還到分隊哨去拿土木工具衝出去打人打到落水。對方游上岸後跑到海巡大隊申訴。
這是他們被關禁閉的故事,從此以後我對二位光頭學長就格外尊敬,我可不想出夜勤的時候,被打下海。
對禁閉室的好奇從那時候開始,慢慢知道那裏是只有床的小房間、每天輪流守的一等兵上等兵,就持續操體能、跑步、做伏地挺身等等之類的體能活動。
不做體能時,只能坐在床邊,什麼地方和活動都不能做,上廁所要報告,等核準後,才能去上廁所。
簡單講,在禁閉室裏面的生活就是不斷的重覆相同的運動和靜止活動。整整一個月都是相同的生活,沒有娛樂、沒有電視、沒有休閒。
這是我所知道的禁閉室。

那這和早餐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說,王永彰就是那種可以把沒有關係的二件事情,搞的很有關係。

話說是這樣,如果早餐每天都吃一樣的餐點、每天都去同一家早餐店吃早餐、每天都過一樣的早餐生活、每天都做一樣的早餐套餐。
一年吃365天早餐,得到回憶不是365種在同一家吃早餐回憶,而是只有一種,一種吃了365天的同一家早餐店。
如果每個星期一到星期日,吃不同的早餐店,那一整年下來,就會有七種不同的早餐回憶。
一年下來,有一種早餐回憶和七種早餐回憶有什麼不一樣呢??
還不是都在吃早餐!!!
這就和人生的價值有關係,
你想和在禁閉室裏面一樣,天天做相同的事情,過的一成不變。
還是要不變的生活模式中,套用一些改變,讓這小小的改變。
變成新增的一種回憶,只有回憶豐富,生活才會豐富。
不然,生活就像在禁閉室中。

家裏附近開了一家新的早餐店,我當然是要打破過去吃早餐的整體模式和習慣,來這一家嚐鮮和得到新的體驗與回憶。

#可米小子和電源供應器與網路系統管理

#可米小子和電源供應器與網路系統管理

可米小子-安鈞璨-31歲-肝癌病逝,今天第一次聽到「安鈞璨」的名字,就為他感到可惜。讓我想起一位fb上的朋友,從事股票投資系統的開發,常常到大陸、國外談投資,幫助很多投資朋友建立投資系統,大約也三十幾歲。
他認為自己最厲害的地方是可以好幾天不睡覺,或是五六天只睡三四小時,拼命為大家努力。
他媽媽和朋友都希望他能多休息。
但是他的責任感大到睡不著。
這讓我想起電腦主機上的電源供應器,大家都知道,個人電腦會關機,但是伺服器是不關機,伺服器因為運作資訊系統的關係,會一年365天,天天24小時運作。
伺服器上面有電源供應器,穩定的提供電源。如果電源供應器故障,燒壞了,伺服器就必需要停機維修,停機代表損失。
但是如果電源供應器設計不良,可能會燒毀,燒掉整個機房。
這就不是維修可以解決的問題。

所以,不停機、不休息的工作,最後會燒毀自己的健康和家庭。
責任感太重,重到讓自己像失控的火車頭,只能前進不能休息。
對於整個人類的設計者而言,這就是不良品。沒有把自我保護措施設計好。

網路很重要,大家都知道。
系統也很重要,每個人都明暸。
如果你們公司的資訊人員說,我們資訊人員的能力很強很強,只要系統出現問題,可以在一小時內解決。
只要網路出現問題,可以在二小時內解決。
從現在開始,每個星期網路會故障一次、系統會故障二次,
但是大家不用擔心,時間到了一定會解決。

一套每個星期都故障的網路和系統,雖然資訊人員可以很快處理,但是你是不是會反問,為什麼會一直故障呢??
資訊人員回答:如果不一直故障,我們資訊人員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維修的速度很快,能力很強,所以,必需要故障才有辦法證明。

我想,你的智商應該比我高很多,可以很快的明白。
你真的不需要把自己操到壞掉,來證明你可以康復。

對於資訊人員而言,最重要的是降低故障次數到趨近於零,並且讓未來的網路系統,故障率更低,不要自己找自己的麻煩。

可米小子的例子也是一樣。
可米小子-安鈞璨故障損毀了,正常人會有情緒上的感傷。
但是資訊人員沒有這樣的權利。
只能再花時間去保護、維護還沒有故障損毀的人員。
降低朋友、家人、親友不能持續運作的機率,維持良好的運作機能。
只要想到你媽媽爸爸生病住院,你就沒有機會好好的過自己的生活,要常常待在醫院照顧爸媽,不如現在就開始做出實際的行動,降低爸媽未來故障的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