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4的文章

為什麼apple電腦的作業系統被稱為最人性化的智慧型系統,沒用過apple的人可能無法體會。

為什麼apple電腦的作業系統被稱為最人性化的智慧型系統,沒用過apple的人可能無法體會。
幾個月前到台中福容飯店住宿,當時使用了他們的無線網路,並輸入密碼。
今天又到這一家飯店住宿,打開apple的mac air筆電,
不久,就自動連上無線網路。
使用者完全不用去選擇要用那一個無線網路基地台。
現在的windows作業系統能不能做到這一點,我不是很清楚。
因為常常需要去選要用一個基地台。 mac的筆電光是不用關機這件事情,就省下每個人每天多少的時間。
反觀windows的筆電,win7、win8以後,連關機的按鈕都不好找了。 不過這也不能怪windows,因為他們是組裝式電腦,作業系統無法完全的掌控硬體的發展。
只能開出作業系統的規格,讓硬體廠商遵循。
而電腦主機、整台筆電,又全部是各家各門自行生產後組裝起來的組合物。
當作整體效能不會比作業系統與硬體規格都自己設計研發,請他廠代工的apple強。 工作上有一台windows筆記、自己有一台mac air筆記,不瞞大家說。
光是要上網、打字、發點文這幾件小事,我一定要用mac air來處理。
假設用windows要忍受很多事,筆電太重、鍵盤太厚(筆電底座)、打字太快等字出現、三不五時當住。
用windows的麻煩事情太多了,而這些事情在只用windows時,覺得是電腦的正常反應。
用了mac的作業系統之後,才能因為比較和體會,發現windows的落後。
這也是為何mac越來越受到歡迎的原因之一,雖然它的價格高出許多。但是物超所值啊。

解決網路問題的重點之一是問題要明確

住宿生說:「了解一下現在宿舍網路的狀況」 -->這句話太過於抽像,無法解決問題,也不知要回覆誰。只有針對問題持續的去瞭解、分析、才能正確解決問題。由於網路使用是一個複雜的行為 模式,有人不能上奇摩就認為全校網路不通,有人不能玩遊戲或是DELAY就認為宿舍網路不穩定,所以明確的找出問題點,才能具體解決問題。

回覆學生宿舍網路問題。
不知道這樣的回答,能不能接受。
發揮一下文筆和思考邏輯,讓內心裏的哲學思考得以解放。
好吧,我太嚴素了。

為何國立體育大學的英文名字有Taiwan??

為何「國立體育大學」的英文名字是National Taiwan Sport University。明明中文的校名沒有臺灣,為何英文校名有 Taiwan。 我想,知道答案的人不多,剛好我就是其中一個, 花點時間寫下來,讓以後的人有機會知道原因。 首先 男方是住在桃園的「國立體育學院」也就是現在「國立體育大學」的前身。 女方是住在台中的「國立臺灣體育學院」也就是現在「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的前身。 他們的大家長,就是教育部,希望他們倆個能結婚組一個小家庭。 所以在2008年2月1日,開始合併稱為「國立臺灣體育大學」 桃園校區的全名是「國立臺灣體育大學(桃園)」 台中校區的全名是「國立臺灣體育大學(台中)」 這樣郵差伯伯才不會寄錯信件。
後來在一起相處並交往四年之後,個性不合就分手。 這時就很敏感了。 分手之後,桃園的「國立體育學院」有資格成為臺灣第一所體育大學。 而台中的「國立臺灣體育學院」資格尚不符,所以還是只能先維持學院的體制。 那誰要用臺灣的名字呢??桃園的學校又要叫什麼校名呢?? 當然經過無數次的開會討論、又和教育部高教司討論很久。 終於還是搶不到「臺灣」二個字,冠在桃園的學校裏面。 因為台中的校名本來就有臺灣,可是沒有理由交往後分手,搶走人家的「臺灣」 最後決定中文校名是「國立體育大學」確定失去「臺灣」。 我想這時候大家的心情,應該相當失落。 不過我是學校的網路管理暨打掃校園的小人物,對我是沒有任何影響。
但是我負責DNS的管理,DNS是什麼?? 就是網域名稱,網域名稱是什麼?? 簡單講就是網址,例如:yahoo奇摩的網址是https://tw.yahoo.com/ 原本「國立體育學院」的dns是www.ncpes.edu.tw 四年交往期的名稱「國立臺灣體育大學(桃園)」www.ty.ntsu.edu.tw 最後校名為「國立體育大學」時,要用什麼DNS呢?? 這個時候,就是我的工作了, 需要先填寫教育部的「dns申請異動表」 裏面有二個欄位,一個是中文校名、一個是英文校名。 那時候我就寫 中文校名「國立體育大學」 英文校名「National Taiwan Sport University」 DNS寫「ntsu.edu.tw」 當時資訊中心施主任看到,問我為什麼英文名字裏面有Taiwan,中文明明沒有臺灣。 我說:「申請表上,沒有寫說英文名字要和中文名字一樣,而且中文校名少了臺灣,英文校名一定要爭取到Taiwan。」 主任要我打電…

晚上陪媽媽散步的時候,特別選了花博公園

晚上陪媽媽散步的時候,特別選了花博公園,就妹妹、媽和我三天一同去散步。
由於我個性當中,有一種一定要改變個什麼來創造不同體驗和回憶的因子。
也因為這個因子存在的關係,
改變過去都繞國小操場或外圍散步的習慣。
第一次改到花博公園。


晚上十點多,其實什麼都看不清楚。
雖然家裏住在花博附近,台北市花博期間,媽媽從來沒有來參觀過花博。
這件事讓我有的點內咎,應該請個假,在花博期間帶媽媽到花博走走,
那怕是一天也好。
但是這個樣參觀花博的機會,在這一生結束前,都沒有機會,也不會再重覆了。
我想,以後只能盡可能的把握現有的機會,多帶爸媽出去走走。
年邁的父母,沒有交通工具的媽媽,行動不便的爸爸,真的沒有太多機會出遊。
這次散步媽媽聊到在1968年她進台南市高職一年級時,
教官看她是台南善化來的小女孩,入學考試,在同學面前當面問她「紅綠燈是紅燈要走還是綠燈要走??」
媽媽16歲前,在鄉下完全沒有看過紅綠燈,當場完全回答不出來,旁邊的同學笑到不行。
很多同學都是台南人,台南己經有紅綠燈在街道上。
又聊到往生的阿姨從發現癌症到死亡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媽說她去醫院看阿姨、醫生對阿姨的救治方式。
我則問媽阿姨最後幾天的情況。
媽說阿姨因為信奉某種宗教,認為臨死前打麻藥(嗎啡)死後觀世音菩薩來接她時,會接不到。所以阿姨不論身體因為癌症的痛苦多難受,都不願意打麻藥。
我很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因為觀世音菩薩來接往生人走的時候,應該是開車、騎馬或是走路,如果因為往生者打了麻藥,也只是行動不便、神智不清。
怎麼可能觀世音菩薩因為這樣就不接往生者走,這樣的行為太不負責任了。我心目中的觀世音菩薩不是這樣不負責的神明,至少我也燒了很多香給她。
如果這事情要是被玉皇大帝知道,觀世音菩薩的年終考績一定被打的很難看。
可能會影響到觀世音菩薩的昇遷和未來發展。
不過還是要尊重各種宗教的說法,雖這全世界的幾千種宗教的說法都不太一樣,不知道那一天觀世音菩薩可以真正的走出來告訴我們這件事情的真假。
媽聽到我對於觀世音菩薩接往生者的整個論述推理過程後,覺得這也是沒有辦法,那些宗教大家長總是會用很認真的態度說一些很奇怪沒有考據的事情。
想想也是,算了,反正我比較傾向雷爾運動所描述的無神論觀念。
幹嘛去管觀世音菩薩怎麼接人走。
每分每秒都一直在消失,專注在當下的感受才是最真實的世界。

「您們今天過的幸不幸福、開不開心??」

全家在餐廳吃完晚餐,孩子們吃的很開心。
突然心血來潮,直接在餐廳問孩子:「您們今天過的幸不幸福、開不開心??」
老大不好意思的說:「幸福。」
老二有點靦腆的笑著對我說:「拔把我很開心。」
老婆看著我,什麼都不說。
我一直希望孩子在小時候陪伴我們一起時。
可以記住些什麼是到他們長大,
可以記住些什麼是到他們很老,而我們又不在的時候。
如果,每天問一些能讓日子開心快樂的問題,
然後,讓孩子回答,
我想,久了,就會記住爸爸媽媽想要帶給他們的是什麼樣的價值觀和童年回憶。

爸不用拐杖上樓梯。

晚上牽爸的手準備帶爸上四樓,一開始他拿著拐杖,走個幾步就停了一下,
就這樣慢慢的往前走。由於方便的關係,所以爸不穿鞋子打赤腳走路。
走到一樓門口不遠處,短短的幾步路就可以走完的距離。
爸也和我二人走了快五分鐘。
走到一半,爸發現他的褲管太長。
要我把褲管向上對折。我在爸面前,蹲了下去,一邊折一邊說:「這個我最會了,平常我穿長褲也會折。」
折畢,站了起來,我的頭直接撞上爸的下巴。輕輕的。
爸笑了,我也笑了。
因為爸總是彎腰的關係,所以我一站起來就撞到爸。
爸上樓梯,拄著拐杖一步一步的慢慢往上爬。
我在爸的後面保護他。看著他緩慢的身影。
說著:「我以後長大一定會一直維持健康的身體。」
爸一聽,趴的一大聲,我一看,他把拐杖丟在地上。
不用拐杖上樓梯,硬是用雙手扶著樓梯扶手,慢慢的往上爬。
我則在後面笑到不行,因為我知道爸就是喜歡假裝自己在賭氣,
爸也一邊笑一邊假裝自己有骨氣的說:「我就是不用拐杖。」
我撿起拐杖,試者用拐杖撐起自己的身體。
快爬到三樓,剛好三樓的鄰居走了出來。
看到我爸辛辛苦苦的往上爬樓梯,後面跟著身體健康的兒子用拐杖在爬樓梯。
鄰居阿姨一時搞不清楚狀況,要我爸趕快用拐杖爬樓梯,經我解釋扶手比較安全才瞭解情況。
又一次安全的爬上四樓的樓梯,又完成一次的護送工作。

【TED】每天都要好好睡覺的另一個原因 Jeff Iliff: One more reason to get a good night’s sleep

【TED】每天都要好好睡覺的另一個原因 Jeff Iliff: One more reason to get a good night’s sleep
我媽媽常要我一定要睡飽,因為爸爸就是平常都沒有好好睡覺的關係,才會讓腦部疾病惡化的這麼快。
剛好看到這個ted的介紹。清楚的說明為何人要睡覺的原因之一。
清楚腦中不需要的廢物:澱粉類蛋白,這是只有在睡眠時刻才能清除的廢物。
而澱粉類蛋白則是造成阿茲海默症的因素(但目前研究沒有證明,沒睡好會得到阿茲海默症)
僅大家參考。
https://tw.voicetube.com/videos/18935?ref=yt-video

網路工作不用到現場的奇妙性。

有時候常常,系統網路的工作真的很特別,透過同事、廠商工程師的幫忙,很多時候可以透過網路解決工作上的問題。
像今天上午休假參加妹妹學校辦的音樂會活動。
但是上午八點四十五分有重要的網路設定工作要做。
雖然己經請同事代理,自己還是在這個時段前三十分鐘。在
早餐店準備好筆電連上網路。
只要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接手處理。
這種跨區域性的工作,和很多人的職業相比,真是太特別了。
修車師父,人要在現場才能修車。
會計師要親自查帳看報表才能簽名。
水電工要親自到現場才能修水電。
計程車司機要自己開車才能載客。
老師要在臺上講課才能教書。
早餐店的老闆要自己做早餐才能賣早餐。
但是網路工作大約有8成的工作內容是透過網路可以解決。
2成是要實際去瞭解和修改線路才能解決。
想想,也是滿奇妙的。

星期日晚上陪媽散步完再去加班。

星期日晚上七點接到老闆的line,說全校首頁掛了,星期一全校評鑑,鄭老師人在國外也要用到學校首頁。
心裏算了一下,看來星期日晚上一定要回辦公室處理才行。
因為星期一大兒子因為星期六運動會的關係,星期一不用上課,所以我星期一也休假一整天陪孩子玩。
如果星期日不處理好的話,教育部評鑑委員來學校,恐怕連學校首頁都看不到。
晚上九點,例行的家庭工作都做完,本來九點到九點半是我陪媽媽去國小散步的時光。
過去只要是晚上要去加班,通常都不會陪媽散步。
這一次,我突然想到,為何我不陪我媽散完步、聊個天,再去加班吧,只是晚個三四十分鐘到辦公室,
實在是沒有什麼差別。
更何況,最近天氣不是很穩定,剛好外面又沒有下雨,如果今天不去,不知又要過幾天到天晴才有辦法陪媽散步。
最後,還是散步完再去加班,到了辦公室都快晚上十點十分了。

其實能不能解決問題,我心裏也沒有個底,雖然電腦網路的問題很多種,而大部份也都能順利解決。
不過晚上加班不太一樣,因為廠商工程師不一定會接line或是電話。
只好獨立工作。
幸運的事,問題雖然是第一次碰到,還是順利一步一步的解決。
每解決一步,就在工作紀錄上記下一筆,一筆一筆的看來,解決問題的每個測試和過程,有個紀錄,心情是很踏實的。
還好廠商工程師有回line,讓我有機會更快的瞭解問題的成因進而解決。
也因為這樣,順利的星期一可以陪兒子一整天。
星期日晚上陪媽散步不直接去加班,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依據我過往的生活經驗,體會到每一天只能過一次,也就是說。2014年11月16日晚上九點到九點半的媽媽散步時光。
如果沒有把握的話,這一天,永遠不可能再重覆了。
所以,留下來是對的。

我覺得自己必需要做些什麼改變,讓無盡的未來有所不一樣。

一位大學朋友透過line告訴我他己經離婚,內心裏充滿惆悵的感覺。
我和他在大學時不認識,沒有交集,出了社會後,透過FB的朋友關係才有一點點的往來。
朋友結婚、分居到離婚,可能不到短短的二年。
開始回想過去在大學和女友交往的過程中,也有朋友分手的例子。
因為同學彼此生活圈是交集的,總是會知道誰和誰交往、誰又和誰分手。
在大學又有很多機會聊到男女感情上的事情。
但是,那二十來歲上下的我們,也不過就是男女之間的情人關係。
壓根也沒有想過以後會不會結婚的事情。
大學還沒有畢業前,我們總以為未來是美好的,隨時間的增加、經歷的累積,才體會到現實和大學時所想像的不同。

到了這個年歲,四十上下,除了更多的朋友同學結婚之外,也開始瞭解到有些人的感情出問題、關係不好、分居離婚等等。
這就和大學的情況不一樣了。
長大了、有一定年紀了。從簡單的二人感情世界,成為婚姻關係的二個家庭。
離婚代表的是更大的生活變化。
有些事情確實很難以去表述,我想婚姻關係也是一樣的道理。
尤其是任一對婚姻關係,如我們這樣的一般外人是很難去理解的。
婚姻的當事人也可能無法看透全貌,無盡的溝通和爭執,實在是很難以讓外人去想像。
我覺得自己必需要做些什麼改變,讓無盡的未來有所不一樣。


第一次扶爸爸的手上樓

第一次扶爸爸的手上樓
晚上陪爸上樓己經很多次,每次爸都要我在旁邊看著,不要碰他,讓他自己走上樓梯。
我猜藥效是越來越慢發揮作用的關係,今天爸竟然要我扶他的手,方便他一步一步、一梯一梯的往上爬。
爸的身體很彎,整個面部一直是向下,和以前一樣吃力的從一樓走樓梯到四樓。
當爸說要我扶他的時候,我心裏著實震驚了一下。
我一直扶他到了一樓高,他才說要自己者,我則一旁等他慢步向上。
生病的關係,走走停停、撐著雨傘當拐杖。
看著爸爸的頭法,染的全黑也瞞不住他老邁的容顏。
我想,以後還是不要染髮好了,這樣才能真實的表現出自己的真實年紀。
到了家門口,爸爸停了好久,一直以來他都堅持自己開門。
今天也終於不行了。
我從他口袋拿出鑰匙,開了門,他還是駐在門口外面。
最後,他開口要我扶他進門坐在沙發上。
就這樣,確定爸等會就會正常行動之後,就離開了爸媽家。
下樓梯的路上想著,真的老了。
爸在上樓的路上,還不忘虧我一下,說幾年前,我告訴他一段對於生死的比喻。

「上班下班,台北捷運車箱,班班都擠了滿滿的人,有年輕人、有老年人、有學生、有上班族。不論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不論他們做什麼工作、放眼望過去,看到的每一個人。從現在開始一百年內,死亡機率是百分之百,沒有人可以活超過100年。」

爸總是用這我曾經告訴他的比喻,安慰自己,也順便表示他和我一樣,淨是看透生死。



爸爸退休在公園聽蝴蝶叫聲。

停完車回家的路上,經過家裏附近的公園,被工程三角錐和黃黑條文的欄杆圍起來。
公園裏面停了一大台的重型工程車,一看是工程雲梯車,原來是要剪公園的樹。
被剪下來的樹一大塊的佔去了公園的大片角落。
沒有幾個人在公園裏,但是涼椅上坐著熟悉的身影。
一看是竟然是我爸爸,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我爸坐在公園裏。
他遠遠的看到我,很開心的舉起手來對我一直揮。
我就笑笑,揮揮手,想趕快回家吃晚餐、陪小孩玩,
走了不久,爸叫著我,要我過去。
我就跨過那被欄杆圍住的柵欄走進公園,爸看到我,唸了我一下。
「怎麼不馬上跑過來請安」這是我爸每次都會講的話,每次聽都覺得很好笑。
我說:「爸,您好,吃飽沒,可以離開了嗎??」
爸看我心神不寧,心不在煙的樣子,就對我說:「不行離開,講點笑話來聽聽。」
我聽了,話也不說,頭也不回,馬上轉頭走人離開,
大約走了五六步後,再向後轉向我爸,一邊朝我爸走去,
用一種很開心的口氣對爸說:「爸,您怎麼坐在公園裏啊??
「我…我…我…」爸生病的關係,反應較慢,一直想接我的話說,但是一直結巴。
我說:「是不是在聽蝴蝶唱歌??真好。」
爸笑了。
我又說:「還是你在數多少台機車、汽車經過路口??有紀錄嗎??」
爸笑的更大聲。想搭話,又沒說清楚。
我一邊笑一邊說:「其實你是在監工對不對,怕剪樹的工人沒有好好的做事。好辛苦喔,爸爸。」
我又問:「坐在公園多久了啊??」
爸說:「三小時多了。」
我只好搖搖頭說:「這樣太累了,要記得休息,怎麼退休後的生活更辛苦。」
「要不要我幫你拍張照,寫篇網誌文章紀錄一下今天的事情,這樣你明天又有新網誌可以看。」俏皮的對爸說這些話。
爸一直笑,我也轉身離開回家。
本文題目:爸爸退休在公園聽蝴蝶叫聲。

「不要緊,每個人都會到這個階段。」

回到家客廳,媽對我說爸不習慣退休生活,三不五時的唸了一整天。
走到廚房,爸整個人攤坐在有扶手的辦公椅上,雙眼無神,感覺他想把頭抬正。但是有困難。
他看了我一眼,口齒不清、語焉不詳的對我說:「醫生說這是第三期,但是他竟然不知道有第一期和第二期。」
聽了,說「嗯」的一聲。
爸說:「我還問醫生,那還有第四期、第五期、第六期嗎??醫生說很難講,你就好好養病休息就可以了。」
我猜想爸看我的表情應該是很無奈,所以又安慰我說:「不要緊,每個人都會到這個階段。」
其實我們二個人都很清楚。
四十分鐘後,我爸就好了,可以走路、講話清楚、等會還要去門口掃地。
但是好的時間越來越短、越來越慢、藥效越來越差。
終有一天會和所有人的結局一樣,完全無法自理生活。
我也試著安慰老爸:「其實你很不錯了。至少比漸凍人好,他們發病後三四年內就完全無法動彈。至少你己經八年了。」
爸笑著對我說:「沒錯,我要振作起來,你很會安慰人。」
我口氣平淡的說:「其實也還好,你知道今年是西元幾年嗎??」
爸說:「2014年,幹嘛,要套我話嗎??」
「沒有,我只是突然想到,耶穌誕生那一年開始,到今年是2014年,也就是說這二千多年來,整個人類文明的歷史記載上,沒有人活到現在。」我的邊吃香蕉的一邊聊這句話。

爸吃力的笑著說:「對啊。」我離開廚房,還有孩子等我去照顧,一代傳一代。

「流程比知識重要」

在國中三年級準備考高中、五專的時候,發現到在國三時期,某些班級,是由老師安排嚴格讀書複習計畫、嚴格實施打罵教育的同學,後來大多考上明星高中,可惜考大學的成績就不是很理想。大部份都考上私立大學。
一直以來,我觀察到的結果都是被爸媽安排好所有學習計畫的同學,最後在高中、大學的功課和成績都不好,比較愛玩。
最近讀了一本「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哈佛商學院最重要的一堂課」(天下文化)第七章席瑟斯之船一篇中,裏面有提到「流程比知識重要」
大致上是說明,現在的美國父母盡其所能的送小孩去運動、上各種各式各樣的才藝班,把孩子的時間完全的安排好,反而讓孩子失去安排事情、瞭解價值中的優先順序。
美國有些父母為了避免孩子的成績太差,不僅幫孩子的功課、作業、導致孩子以為結果是最重要的,而不重視流程。
讓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失去自我安排生活、安排課程、安排學習方式的能力,
由於爸媽己經處理好各種孩子可能會遇到的困難,更加的剝奪了孩子面對困難的應變處理能力。
而孩子面對問題要處理的過程中,勢必會反思自己應該如何修改流程,進而讓整個流程不斷的改善。
現在的我,想了這些事情,感覺確實是如此。
很多人重視自己知道什麼、學會什麼、有什麼知識解決問題。(知識)
而我比較重視如何透過整個資源來解決問題。(流程)
所以我處理問題的流程中,會盡可能的使用各種網路資源、人力資源。畢竟,一個人的能力有限,怎麼能和無限多的人相比競爭能。
(這是今天的讀書心得報告,報告完畢。)

為什麼自己寫的字會自己看不懂,

爸爸在讀高中的時候,導師要求要寫日記,從那時候開始,爸就寫日記到現在65歲。
小時候,我們就常看爸坐在書桌前寫日記,日記本有二排書架多。
自從我們小孩認識的字越來越多之後,
大妹終於興起了想要看爸爸日記的想法。
趁爸上班的時候,偷偷去書架上拿日記出來看。
看了一篇又一篇,很是認真的樣子。
我總覺得這樣不好,怎麼可以偷看爸爸的日記,
想想,讓妹妹看好了,我再問她爸寫什麼。
問了之後,妹妹說不知道爸爸寫什麼,因為她看不懂那些字跡。
這怎麼可能。
國小五六年級,己經認識很多字了。怎麼會看不懂爸的日記。
我受不了也打開來看,一看,差點暈倒。大部份的字跡太潦草,無法解讀。
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就好像連我爸自己也看不懂他的日記一樣。
有一天,拿了日記去問爸,問他說,這些字是什麼意思。
爸爸看了一陣子,面有難色的對我們說:「我忘記,很多字我也看不是很懂。」
妹和我不相信,和爸爭辦了一下,最後確定,我爸有些字,真的是他看不懂的。
為什麼自己寫的字會自己看不懂,
在我們小時候的心目中,一直是一個謎團。
現在長大了,終於知道,原來真的是""大家""都看不懂的字跡。
這個大家,還包含寫字的本人。
爺爺是大家公認的書法家。為何他的孩子,也就是我的爸爸,可以把字寫的比草書還草??比宋體還宋??
就不得而知了。

這段時間,爸退休了,三不五時和媽在家鬥嘴。
媽在爸的面前對我說,有一天你爸走了之後,記得把他的日記堆一堆一起燒給他看。
爸無奈的說,那是他一生的心血。
媽說:沒差,反正也沒有人看的懂。

這就是為何我會把生活和回憶寫成文章的原因之一,因為至少大家都看的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