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4的文章

那一年炎熱的夏天,走了一趟絲路之旅。

那一年炎熱的夏天,走了一趟絲路之旅。
一路奔波到了新彊,看了一下手錶,己經是台北晚上八點三十分。
抬頭一看,太陽高掛在上,日正當中,上了遊覽車後,很好奇的問了導遊:「您們新彊的太陽,都己經晚上八點了,怎麼還不下山去睡覺休息??」
(這位導遊隨其父親到大西北開彊闢土、豪情萬種之山東大妹子,聽到這樣的問題,頓了一下,若有所思。
整台遊覽車的台灣同胞都靜了下來,沉默的眼神看著她,等她告訴我們答案。

她碰然的一句話說:「太陽不下山,關我啥事」
大家一聽,哄堂大笑,回答的很有哲學味道也點出她由內地來這邊彊打拼的滿腹牢騷。
日後,冷靜的想想,是啊!晚上太陽沒下山,與她何干??
新彊的太陽,晚上十一二點才是夕陽西照,要看夕陽,大人小朋友都要熬夜看才行。
我們的絲路之旅,就是這樣開始的。

----
以上是我爸手寫給我,晚上整理好稿打出來,順便幫他修飾一下詞句,因為有四分之二的字看不懂,所以就自己想一些,貼補一下不懂的字。
文學就是無中生有。

環景照片-瀏覽次數超過 100 次-好棒

圖片
環景 恭喜你! 您的相片的瀏覽次數最近創下新高。 瀏覽次數超過 100 次:
東港華僑市場 屏東縣大鵬灣 台北 感謝您與全球使用者分享您的攝影作品。期待您分享更多精彩相片!

他是全中華民國國軍,唯一有實戰經驗,親自拿槍打過戰,對抗過解放軍的人

他個子很小,小我一顆頭,看起來像個高中生,但身上卻穿著軍服,講的國語有點奇怪,

這是支援宜蘭大里分隊哨第一天,我第一次見到他的印象。
由於他個子小,自認為他年紀也比我小,和他講話有點隨便,
晚上出勤的時候,他梯次比我小,所以當包包兵背二個軍背包。
我則帶把長槍出去。
聊到深夜,帶隊的伍長看不下去,覺得我一直把他當小弟看。
伍長對我說:「你不要小看他,他是全中華民國國軍,唯一有實戰經驗,親自拿槍打過戰,對抗過解放軍的軍人。」
一聽,覺得很好奇,一問清楚之後,才知道他是越南的華僑,十幾歲就和爸爸二人被拉去當兵,分配在同一個連隊,打過1979年的中越戰爭。
一換算年紀,他至少快二十八歲,整整大我五歲多。

還記得他說解放軍看起來很高大,每一個人都要打三四發子彈才會死。
我想不可能,再強壯的人中一發子彈也痛到不行,他說是他年紀小,是感覺對方打不死。

他說部隊要往前衝鋒的時候,他和爸爸都會跑比較慢,然後慢慢的躲起來不往前衝。
我問他說:「那打戰打到一半,想要大便,又沒有衛生紙怎麼辦??」
他無奈又用理所當然的表情說:「就先用葉子擦,再用手擦乾淨,然後再把手用士擦乾淨。」

最後他和爸爸認為越南不能再待下去,才回到臺灣來。
原來,看起來個子這麼小,是因為生長在一個困苦的環境。
加上越南的排華運動,才可能因為這樣,將越南華僑拉去當兵。
雖然我不確定他所說的是不是事實,回想起來,也是很有意思。
那一年,1998年春天。

吃飯的時候,我比較不習慣講話,總是靜靜的、慢慢的吃。

吃飯的時候,我比較不習慣講話,總是靜靜的、慢慢的吃。
所以上班的時候,大多數都是自己一個人吃飯,
這幾天回想過去在大學生活,好像也是這樣,除非必要的家聚、和女朋友吃飯之外,我大部份都是自己一個人進餐廳、一邊看書一邊吃飯。
這麼多年來,偶而和一群朋友吃飯時,我也是默默的低頭吃,少聊天。
吃飯總是讓我進入一種忘我的情境,好像這個宇宙只剩下我一個人一樣。
其實我總是很努力的細嚼慢嚥,剛開始吃的前幾口飯是最香甜。
習慣一口一口慢慢的嚼,並且記住這樣的美味。
盡可能把每一口飯菜吃出真正的味道。
就是一種享受。

我個人認為。
假設您花一千元吃一個人超級大餐,十分鐘完全吃完、二十分鐘吃完…一小時吃完。
我認為一小時吃完比較值得。
因為美味的食物,只有慢慢的嘴裏咬合,才能體會出各種不同層次的口感和激發出食材的鮮美。
用最快的速度把美食塞進嘴巴裏面,然後迅速的吃完,不僅消化不良,對身體也不健康,更是浪費了體驗食物美味的機會。

我想,慢慢吃,反正吃快吃慢、事情永遠都做不完,趕緊把飯吃完,只不過去做永遠做不完的事情,何不慢慢吃,享受時間慢慢流過的感覺。

您說,是吧??

我一點都不想弄彰自己的身體。

晚上想說去7-11買關東煮湯汁泡的拉麵吃,當作宵夜。
拿起那一包拉麵看一下包裝上的拉麵成份,寫的很詳細,大約二十種成份,有些字我不會唸,最後只有幾個單字我看過,但是不知道是什麼。
二三年前這關東煮拉麵我吃過幾次,那時候的成份沒有寫這麼詳細。
後來食品衛生管理法修法的關係,食品廠商必需把所有的成份詳細列出來。
我才知道,原來這關東煮拉麵,真的是我常說的化學零食。
以前我只是開玩笑的說:我不吃化學零食。
沒有想到這竟然是真的。

沒有人會花錢去投資從來沒有聽過的股票或公司。
沒有人想吃塑膠袋或是化學粉未。
車子彰了,可以洗乾淨。
身體彰了,可以洗個澡。

想到我把這包關東煮拉麵吃進身體裏面,那會不會讓我的身體彰掉,如果身體彰掉了,是不是要好一段時間,才能排出這些化學食品。

所以我就默默的把拉麵放回架子上。
我想,我們不聰明,至少知道不能吃化學藥品。
還是買一條7-11的香蕉來當宵夜吃好了。
至少這條有點貴的香蕉,還是維持從香蕉樹上拔下來的原形。
我一點都不想弄彰自己的身體。

沒有網路時代的旅遊咨詢服務

好幾年前,當我很小的時候,各景點沒有旅遊服務中心、也沒有網路、社群、論壇,更沒有電視第四台,我爸爸如果要帶我們出去比較遠的地方遊行。 就會先打電話給當地的警察局和派出所,詢問天氣、旅遊景點、請警察大人推介好的飯店和好吃的餐廳。 因此我就學會,如果您的找人幫忙或是詢問問題,一定要找對人、而且口氣誠懇,就容易得到您要的幫助和協助。 我也體會到,原來警察平常巡邏、維持當地制序,也可以當作即時的24小時電話咨詢服務。
紀念那沒有網路時代的旅遊咨詢服務。

中秋節加班拼系統運作正常

中秋節上午老闆傳line說前天學校跳電,現在無線網路和電子公文交換系統無法使用。
我回line說等會看看,下午有空就從家裏登入學校網路,想說應該一下就可以解決。
十分鐘之後,就知道要親自到學校處理才行。
這時候就是天人交戰的內心情況了。
由於去學校處理和不去學校處理,代表著是星期二,大家上班的情形。
如果我中秋節,不去學校處理網路和系統問題,代表星期二上午八點半開始上班之後。
全校教職員工生會沒有辦法工作、辦事,整個校務會有一半停止運作。
一直到我星期二處理好網路和系統之後,而最可怕的是,不知道要花幾個小時才能處理好。
一般一個小時內,網路除了設備故障要更換之外,網路都可以一小時內恢復。
而電子公文系統是重要的系統之一,不運作,代表全校無法處理公文。
要處理多久系統才能運作,完全不一定,我也是今年才接這個業務,比較沒有經驗。
假設上班後,有100人要用這套系統,我每晚一個小時修好,等於浪費了100小時的人力。
例如:8點半開始維修到10點半才好,那二個小時的時間,就浪費了200小時人力。

想想,為了能讓大家星期二一上班就有正常運作的系統,
下午一點多和孩子吃完午餐,擦完廚房的地板、整理一下家裏,就立馬騎上我的機車到學校加班維修網路系統。
到了辦公室,簡單的做一些恢復工作,發現有一個系統的重大問題,一小時內解決不了。
這時候,經驗告訴我,要馬上call廠商來處理了。立馬用line告訴廠商工程師。
他當然也夠意思,立刻連到學校來查看情況。
而我則先回家陪家人吃晚餐、幫孩子洗澡、講故事,等孩子睡了都快晚上九點四十分。
又開車到學校處理問題。
心中只要一想到明天上班前,沒有處理完的話,那全校不能辦公的情況,只好硬著頭皮上陣。
到辦公室後,一邊和廠商工程師line來line去的瞭解情況。
又提供他一些基本資料,一二個小時,快到深夜十二點,終於維修完成系統的部份。
網路的部份就只好等星期二時,大家的上網情況再來逐步排除問題。


被人當眾吐痰在自己身上,

被人當眾吐痰在自己身上,聽起來是連續劇裏面才有的情節,確真實的發生在我的身上,這種感覺很奇妙,有點似夢似真,自己不相信,確又發生。
當對方的痰在自己身上時,我應該是生氣,但更多的是無奈。
這事就像是意外一樣,對方不是故意的,我對他生氣也沒有意義,反而浪費時間。
話說是這樣,好幾年前我還是機車族上下班時,在下橋過彎處,每一台機車都在壓車過彎,好死不死就我前面那一台機車騎士,向外吐了一口痰。
那口痰就不偏不移的飛到我的手肘處。
一時感到涼涼的。
馬上加快速度向對方騎去,攔了下來。
跟他說:「你的痰吐到我的身上了,你有衛生紙嗎??我要擦掉。」
對方一直抱歉,也說他沒有衛生紙。
我沒衛生紙、他也沒衛生身,那我手上的痰怎麼擦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