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4的文章

運動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和幾位朋友聊天,由於大家都有小孩,也帶孩子去參與一些小朋友運動比賽、平常也讓他參加學校的游泳、棒球、體操等等活動。
後來聊到陳彥博曾經得到癌症,運動員的運動傷害等等問題。
又曾聽同事說過運動員大部份都是得到癌症死亡(未經求證僅聽聞)
一直聊我自己的運動目標,也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從事動運的心得。

每個人運動的目標不太一樣,大致上就是爭第一名、代表單位、國家去比賽爭名次、為了成績、為了學業等等。

我運動的目標則比較嚴格,訂下來的標準和最終目的,理所當然也是整個人類歷史上,全世界最頂尖的運動員都無法達到的目標。

我個人的運動第一個目標是維持健全身心靈建康的活過120歲。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我120歲,西元2096年前,都必需要維持身體和心理、心靈的全功能運作。
這也是大多數的運動員無法達到的目標,他們大多追求比賽的第一名,而我是追求整個人生的第一名。

畢竟沒有人願意在人生的晚年,因為病痛的身體,讓生活過的很辛苦。
而運動是為了維持身體的健康,維持身體的健康最終目標,當然是活過120歲,然不成要提早死亡嗎??

第二個目標是從事多樣化的有興趣運動,來豐富整個人生的經驗。
像我比較不適合跑步,因為覺得跑步的運動過程很無聊,不是很有趣。
高爾夫球的運動有打過,在打過高爾夫球之後,才發現自己完全沒有興趣,也不適合我。
但是適合散步,因為散步的過程可以思考、可以看不同的風景、可以去不同的地方。

一同聊天的朋友有騎重型機車,我也對他說,以後我也會嚐試重型機車的活動,只有不斷重事新的事務、新的運動、新的活動,才能豐富我整個人生的經驗。

而運動產生一種矛盾現象,很多人為了健康去運動,但是運動的過程產生身體的運動傷害,嚴重的運動傷害,代表身體不健康,這違反了我訂下來的目標,全功能運作的身體健康。
也因為這條規則,在運動的過程中,不追求比賽的第一,而是追求體驗、從運動中滿足心理的需求、健立強健的體魄,所謂的第一名你們去搶,我搶健康活到最後的第一名就可以了。

很多朋友覺得活到120歲太強人所難。95年後出生的人,在文明進步的國家,都可以活到120歲,我想自己應該不會太難。只要撐的久一點,就可以活的更久。
其實我是想活1200歲,達到舊約聖經裏面的歲數,可惜這生命樹的科技技術,恐怕無法在有生之年完成。





湯裏有蒼蠅

下午三點多才吃午餐,選了一家小麵店,看到菜單上寫著"網友強力推薦"的鮮魚湯(如圖字樣),二話不話馬上點了這一道湯,再加上一份炒飯、一份炒麵。 炒飯好吃、炒麵也不錯,價格一份60元很漂亮。 湯最後送來,只有我一個人喝,一邊喝一邊覺得還可以,魚肉硬硬的,不是很下嘴。 不久,發現湯裏有一個黑黑的東西,感到很奇怪,很像是蒼蠅(如圖小黑點)。 用筷子夾起來一看,乾,真的是一隻蒼蠅,我湯都喝了一半說。 馬上叫老闆過來,跟老闆說:「湯裏有蒼蠅,要退錢還是再煮一碗??」 老闆慢慢走過來,邊走邊說,不可能會是蒼蠅啦!! 走近一看,筷子上真的是一隻蒼蠅。 老闆無奈的說,那我退錢好了。 拿了七十元給我,只好收下。 默默的把那一碗湯喝完後,走人。

阿里山看日出-十四年前的往事

今天清晨在阿里山看日出,讓我想起大學班遊和女友一同出遊的日子。
班上己經規劃一段時間的班遊,我決定和女友一同前去。
當天上阿里山,半路上己經開始下起大雨,大家心裏己經清楚的知道看日出是沒有希望了。
下午到達阿里山公路總局,當時是一個候車站,外頭下著綿綿細雨,全班同學和我們倆人剛下車,大家排排坐在候車站裏的長廊上。
簡單的說明住宿的地點,並分配一下房間號碼。
當天晚上,就各自找吃的,我和她倆人就選了一間普通的餐飲店用晚餐。
很冷、雨沒停、倆人手牽手散步。
倆人的世界其實很封閉,一直都記不清那一天大學同學誰有來參加誰沒有參加。
隔天,天未亮,和所有的遊客一樣,沖沖忙忙的起來準備搭火車去看日出。
老舊的火車站、冰冰冷冷的天氣、一股腦的趕路、彼此相靠取暖、天氣真的不好,就一直下那小雨。
但還是抱著希望,希望上到山頂,可以比雨高,看到日出。
到了山頂上的最終日出時刻,依然是綿綿雨雨的。
女友一路在旁,一同相伴,
偷偷的,我依照計畫,向同學拿了一束玫瑰花,親手送給女友。
她很驚訝,因為一路上我們倆個都一直在一起,根本沒有看到我拿什麼花束。
她心想,怎麼日出沒有看到,反而看到我送她的一束花。
十四年後的今天,我依然站在當年送她花的位置上,
準備要看阿里山日出。
不同的是,肩膀上多了一位她生出來的女孩,載著太陽眼鏡。
女孩的哥哥,正拿著單眼相機在跑來跑去,一直按快門要拍日出。
而我一直幻想能抱著她一同看日出的夢也破滅了。
因為她正忙著在找那個不知跑到那裏去的哥哥。
這就是現實的人生,總是不會很順利。


人死之後,是完全不會變成鬼、也不會有靈魂永生和輪迴發生。

不知是不是中元節的關係,小孩問大人有沒有天堂、地獄、鬼怪之事。
我用極為肯定的語氣說沒有,人死之後,是完全不會變成鬼、也不會有靈魂永生和輪迴發生。

不會像原住民說的過彩虹橋、死後大家變成朋友
不會像故事說的變成天上的星星
不會有向日本人講的有死神接你去地獄、或是鬼魂。
不會向變成蝴蝶、
不會和日本傳統信仰說的,死後成佛。
這個現實的世界上,不存在上帝、也不存在神或是天使。
但是有三大宗教,二十八個主要宗教、人類歷史有一千多種信仰。
都相信有上帝和天使與神佛。

身體會慢慢分解掉,成為整個大自然無限循環的一部份。
如果死後的世界是完全不存在的,
對地球上幾十億人而言,情感上無法接受,因為他們很想知道自己往生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去那裏了。

在看過前世今生一書、參加過法會親眼見到神佛下凡指示、參加過基督教、佛教、道教各種活動之後,才體會到原來死後是沒有任何世界存在。
唯一存在只有現在我們生活的地球、世界、宇宙。
在網路、通訊、科學不發達的過去,宗教、地方信仰、地方習俗等等。
容易為死後的世界、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生病、意外等,
用各種鬼怪說法來解釋。
但是這些在現在文明、科技發達的年代,都己經不再適用了。
中元節的習俗,早己經是一種多個宗教活動之一。
就和東南亞(泰國、緬甸等)的每個星期有一個宗教活動、每個月有三四天是宗教假日一樣。

多數人會相信多數人所講的話,要跳出這樣的框框去思考很難。
因為沒有人想和其他人不同。
今天中元節,網路上在傳很多中元節晚上十一點半前要回家,不然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還有很多人會相信,就是一種無法獨立思考的特性之一。
如果這是一條規則,那全台灣十一點半沒回家的人,都會出意外嗎??
想也知道是不可能。
不過一定有少部份的人,在中元節十一點半沒回家出意外,但這不是全部啊。

如果宗教信仰讓您的心靈、生活過的更好更充實,那當然要一直抱著這樣的信仰。
相反,讓自己更清楚明白,上帝、神佛,大多是存在文字、語言、文化、建築中,不存在實際的世界上,如果存在的話,應該很容易證明,而不是口說。
所以我一直都支持雷爾運動,破除地方迷信、用永續發展的科學方法,改善整體人類的生活品質,投入時間精力去發展科學、這樣對世界比較有正面的影響。

我小時候生病的時候,奶奶會帶我去行天官拜拜收驚,然後把香的灰倒一點在茶杯水裏面給我喝,告訴我說,這樣感冒就會好。
媽媽告訴我,她在台南鄉…

吃麻糬還是要注意點,小心不要噎死。

中元普渡的關係,家裏多了平常沒看過的一大盤麻糬,上面灑滿花生粉。
進到客廳,看到爸爸坐在椅子上,
用一雙筷子吃力的在切開那麻糬,每切開一小片,就沾花生粉吃。
由於爸爸生病行動不方便,但是凡事都是自己來。
我也很開心的準備坐在爸的旁邊開始吃這難得一見的麻糬。

我小妹在旁邊用電腦,一邊用一邊笑。
我問爸說:「妹妹在笑什麼??」
爸爸有點無奈的說:「她要我吃麻糬小心的,不要噎死。然後說完就一直笑。」
妹妹的擔心是有道理的,因為爸的情況真的不是很好。
切麻糬的動作也不靈活。
但聽到小妹這樣對爸爸說話,還是有點小生氣。馬上訓她一頓。
我說:「妳真的很沒有禮貌,怎麼可以這樣對把拔說話,沒大沒小,一點都不懂事。」妹默不吭聲。
爸聽了很開心,把筷子遞給我切麻糬。
我急忙的說:「爸,不用,真的不用,你切麻糬就好,多切一點給我吃。」
爸就開始默默的用筷子切麻糬,越切越快,好像怕我來不及吃一樣。
我開開心心的吃著爸爸切給我的麻糬。
由於待會有事要離開,簡單的吃了幾個之後,就對爸說:「爸好了,謝謝。不用再切了。」
要離開時,想到爸吃麻糬,我還是不放心,想說提醒一下他。
就說:「爸,你吃麻糬還是要注意點,小心不要噎死。」
說畢,三人笑成一團。

高普考上榜者的閱讀與思考能力-榜首列傳

幾年前一位南部的考生特別坐車到台北找我,想請我指導她國家考試的考試技巧。
一位女生,在餐廳的餐桌上,坐在我的對面,緩緩的告訴我她的經歷,第二年全職準備考試。
她說在一位稱為救試主的補習班,在台南善化上課,對於善化我有很深的情感,因為那是我的外婆家,住過、待過、有滿滿的回憶。

她拿出救試主提供的講義資料,講義裏面都是她寫滿的口訣。這不是重點。
和她簡短的聊了三十分鐘,討論一些專業科目之後,認為她要考上國家考試的機率很低很低。
全職準備二年,我當面告訴她,妳不僅"目前"沒有實力考上高普考、地方特考。
更可怕的是,妳就算一直準備下去,也很難在未來考上國家考試。

她嚇了一大跳,心情很難過。
我則反問她,為什麼她認為自己可以考上這難如登天的國家考試。
她用一種自己應該也可以考上的語氣說。
因為她在救試主的上課班級裏面,認識的幾位朋友,都順利的考上國考,所以她認為自己也可以考上。
這些考上的朋友,都是看救試主提供的講義資料啊。

我說:「看一樣的資料就會考上,那不就全國考生都會考上。」
「我看妳在講義上寫的滿滿的口訣,結果問妳幾個講義上的問題,回答不出來,可見妳硬背死背活背也背不起來。」
「妳知道妳最可怕的一點是什麼嗎??」
她無奈的說不知道。
「看字是字最可怕。 」
「妳知道嗎,我指著講義上的論述觀點,想要請妳描述一下,結果妳只是想把裏面的字背出來給我聽。」
「這些字背後的意義、字裏行間所描述出來的觀念原理妳都不去花時間理解,只是想要背下講義。」
為了證明我的論述是對的,我請他把這本救世主的精簡講義「翻開任何一頁」「指出那一頁的重點」然後我們兩個各看三到五分鐘,看完之後把講義蓋上,再彼此講給對方聽,這篇重點,用口述的方式講出來。
五分鐘過後,我請她先講,她講的很不順,聽起來就知道是對講義裏面的重點,無法很快的理解和表達出來。
當她講完之後,我則開始描述剛剛看到的重點,一點一點的講,當然其中也有不順和不理解的地方,但整體而言的表達就多她很多。
她對於我能在短時間內理解講義重點並且表達出來,感到很訝異。
我問她說:「那妳覺得自己是國考聖經一書裏面提到的考生等級是第幾級。」

我簡單的描述考生的四個等級,她想了一下回答說是第一級,對於基本專業知識無法理解。
她對於自己無法在短時間內考上國家考試,又加上我的證明她全職二年,實力一樣很差的事情,顯得很不開心。
她無奈的…

把拔第一愛的和第二愛的都是妹妹

一下班開車去接家人,妹妹看到我,很開心的對我說:「把拔,我們下午有做父親節蛋糕給您吃喔!!」
哥哥說本來要給我一個驚奇的,都被妹妹說出來了。
吃完晚餐,牽妹妹的小手走在一條人來人往的路上。
準備帶她去買雞蛋糕吃,妹妹一邊走一邊抬頭看天空。
然後對我說:「把拔,我覺得天空好美喔。你覺得呢??」
說完,我抬頭看著頭上的天空。
啊!!是晚霞、夕陽把雲彩照出一整片的橘紅,天空的美,妹妹終於能感受到了。
我低頭看看她,笑笑的說:「把拔也是這樣覺得啊!」
心裏想的是,妹妹終於長大到能欣賞美的程度了,這是多麼的感動,越來越像大人一樣的思考。
這時的世界,就好像只有我們倆個一樣,走在熱鬧的街上,心中只有彼此。
----
晚上幫妹妹洗完澡、穿完衣服、細心的在她的床上幫她吹頭髮。
我用手撥弄她的髮,任吹風機的暖暖熱風吹開髮梢與水氣。
吹乾之後,看著她的眼,我對她說:「妳知道嗎??把拔這輩子最愛的二個女生是誰嗎??」
她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我說:「是麻麻,把拔最愛的第一位女生。」
妹妹一聽有點不開心,露出生氣的表情說:「是妹妹、是妹妹…」
我說:「好啦,把拔最愛的女生第一位是妹妹。」
妹妹開心的笑了。又問我說:「把拔第二愛的女生是誰啊??」
我笑笑的說:「是妹妹啊,把拔第一愛的和第二愛的都是妹妹~~」
妹妹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問我,為什麼不是麻麻??
我看著妹妹的眼睛說:「把拔的心中只有妳啊。」

爸穿T恤在上網,我整個人嚇了一大跳。

晚上下樓到客廳找爸媽聊天,一看到爸在電腦桌前,穿T恤在上網,我整個人嚇了一大跳。

很緊張的問爸說:「爸,您生病了嗎??還是要去住院,怎麼穿T恤在上網??」

爸瞪了我一下,沒有搭話。

我說:「我活了三十八年,從來沒有看過您穿T恤,你不是上班下班都要穿有領襯彬和西莊褲嗎??」

爸又不理我。

媽媽開始搭話說:「你不要理你爸,他突然想要穿T恤,是腦筋轉了四十幾年,終於轉過來了。認為下班還是穿T恤就好。」

爸忍不住,開口對我說:「我也要像你一樣,天天穿T恤,這樣才輕松。」

原來是受到我的影響,決定和我一樣穿T恤,我則是受到我爸影響,從小看他天天穿襯彬和西莊褲,覺得當大人很可憐,每天都把自己包的像綜子一樣, 天氣熱也穿這一套。 天氣冷也穿這一套。 上班下班也同一套。 長大後,我堅持一定要走自己的路, 所以夏天都是穿T恤、短褲、涼鞋上班、下班、出去玩, 穿著影響會影響心情,很多上班族工作壓力大,我想有一部份是來自於穿著太正式, 造成空調成本高、同事和自己都壓力大。 不像我,同事一看到我就很輕松,因為我穿著很輕松,感覺就像自己家的家人一樣的輕松感。
當然,穿這樣也是有缺點。
就是有一次我突然穿整套西裝來上班,結果大門警衛要我出示證件、辦理登記才準我進行政大樓。結果我當場脫下西裝上衣,他們才認出我來。 進辦公室的時候,同仁以為我是廠商,還要我去會議室先等一等。 我說,不要鬧了,我是王永彰。

無線網路卡號不能上網的問題。

無線網路卡號認證方式在無線網路控制器昇級版本之後,
就完全不能使用。
透過chrome和ie瀏覽器登入,都完全看不到網路卡號的輸入畫面。
無線網路控制器尚未昇級之前,一切都是正常。
導致十來位同事無法透過自己上網路設備的網路卡來全自動登入無線網路。
影響雖然不大。但還是為了這個問題,幾個月來找了二三家無線網路來處理。
有廠商說新版本不再支援網路卡的認證。
有廠商說是輸入卡號的時候,可能輸入錯誤,導致設備不再讓我們輸入。
有廠商說是這個功能被移到另一種版本的安全伺服器上,需要架設該伺服器才能輸入卡號。
結果。
今天來了一位廠商,很肯定的告訴我們,新的版本一定有支援網路卡號認證上網的功能。
然後花了二十分鐘登入無線網路系統測試,證實,確實可以輸入網路卡號。
原因。
是因為新版本的卡號輸入欄位,在chrome和ie瀏覽器上,無法顯示,
改用firefox就完全正常。
這幾個月來的問題,就只要換另一種瀏覽器,就全然解決。
回想這段時間的困擾,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解決了。

文學素養有一部份是天份加上努力

我媽昨天跟我說往生的大伯,年輕的時候,和我爸一樣很喜歡文學作品,也很會寫文章,後來大伯選擇他最愛的大學文組,唸社會工作之類的科系。我爸則選擇最好找工作的工科類組。
後來的工作際遇和待遇,就差很多,隨著年紀越來越增加,就越差越多。
我想,這也是興趣不一定能全部當飯吃的原因之一。
記得我的第一篇文章,被刊在就讀的專科校刊上時,很開心的和拳擊社學長談到這件事。
我說:「學長,我的文章被刊在大成報上了,很棒吧!!」
學長說:「不錯喔,您可能有這樣的天份,如果要我寫文章,我可能完全寫不出來。」
那時的我,不太相信天份,以為大家都有能力寫出可以刊在校刊的文章,只是不想寫而己。
後來隨者我的文章常被刊出來、加上在班上寫的作文、又經常被老師在班上當所有同學的面前唸給大家聽的經驗之後。
我才開始相信原來文學的思考,也是一種天份的表現。
加上我媽告訴我,爸爸和雙胞胎的大伯,也都喜愛文學,也會寫文章。
而爸的弟弟妹妹則完全沒有文學的表現。

這樣的對比,讓我思考到,
因材施教的重要性。
但是事實上,我的國語文能力在國中的表現其實很差。
差到每次國中考注音和國字,大多不及格,也拼不出正確的注音,寫不出正確的國字。
國文考試就更不用說了,我都是沒有太多用心去準備,考出來的成績很普通。
事實上,今天的我也是常常寫錯字、拼錯音、注音一直打不出來。

但是我對於文字的涵意和組成,就很有天份,
只要是看過的字、看過的文章,在我腦中都是動畫、影音、故事。
自然而然的每一段文章背後的意義,都被我的想像力所佔滿。

這種國文成績普普通通,但是對於文章撰寫就很有敏感度的情況,我覺得是滿特別的。
不僅在國中、專科、當兵的時候,也有報紙刊物,我的文章也是一寫就上榜,常常被刊出來。(我記憶中,當兵沒有不上榜的文章)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可以體會出,一般人喜歡看什麼樣的文章、也可以模仿寫出來。

透過facebook大家應該可以體會到,
拍照上傳對我而言可能很困難,但是寫六百字、一千二百字的文章就很容易,
加上我打字的速度和思考、講話一樣快,以致於想到什麼就可以打什麼出來之外。
打出來的文章己經具備一定的結構,文章結構是很重要的。
所以,專注在自己的興趣上,才能好好的揮發專才。

爸媽買自強號火車票只買自己的座位,叫沒有票的小朋友去坐其他人的座位

爸媽買自強號火車票只買自己的座位,叫沒有票的小朋友去坐其他人的座位,而被小朋友坐的座位剛好又是你的位置,而那座位的旁邊又是孩子的爸媽,您要怎麼辦??
一位FB的朋友透過訊息問我這個問題,他是和我見過面的國考考生,除了指導國家考試之外,偶而會有朋友問我一些和考試無關的問題,想聽聽我的見解。
是不是又是絕對奇異的獨特,就像我寫的考試書籍一樣奇妙。
那他真的是問對人了。

首先,我會先決定自己的目標,當我決定了目標之後,接下來的所有論述,都是支持自己目標。
這就是聰明人依社會習性與邏輯推理思考與行事, 另一種人,依自己的目標來控制所有的邏輯推理,再來決定要如何達到目標。
對於這個問題,我的目標是,讓位給小朋友坐,並且不讓位給小朋友坐。 也就是所謂的雙目標理論,二個目標都是完全不一樣,同時只能存在一種狀態。
首先,我就是那一種自己買好座位的車票,偏偏又想去坐不是自己座位的人。 然後每一次靠站都等人叫我起來說這是他的位子。 你說他爸媽怪,對不起,我更怪。
所以我很清楚,當一位小朋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時,最需要的就是愛心、同理心,給孩子坐是最好的方式,總比讓孩子站在走道上來的好。
為了符合第一個目標,我會先默默的在這個座位的旁邊十八分鐘,讓孩子可以安安心心的坐十八分鐘。 時間到了之後,我會告訴小朋友說:「小朋友您好,這是我的座位,沒關係您坐,十八分鐘後,我才要坐這個座位。」然後讓孩子再安心的坐十八分鐘。這段時間爸媽聽到會有什麼反應也沒關係,反正就是讓孩子再坐十八分鐘。 第二個十八分鐘到了。
我會告訴孩子說:「""哥哥""我現在要坐我的位子喔,您可以去坐自己的座位了。」然後請小朋友起來,這個時候,他的爸媽很可能會讓孩子坐自己的腿上或是再去坐其他人的坐位。 1、坐爸媽的腿上:增加他們與孩子的親密度,功德無量、好事一件、日行一善。 2、坐別人的座上:提高孩子的冒險心態,讓孩子獨立自主、學會放手、給孩子更多冒險的空間和機會。
以上,就是我的回答,任二個相異目標我都有達到,任一結果都是好的結果。 報告完畢,謝謝。